Oct 29, 2008

今天不想做,改天会有人做

等待敢怒敢言的语言
等待敢做敢当的反驳
等待真理直言的呛声

期待党选口号成真
期待马华骨气重现
期待国阵精神体现

无奈已习惯逆来顺受
无奈已学会自我催眠
无奈已接受无理对待

看着巫青文告发呆,也不知如何,只有等待、期待、无奈……

或许巫青内部认识中文的朋友太少,误解了马青代表大会的原意,马青代表是针对凯里所发表的种族输赢论,在国会针对奖学金课题发表违反内阁决定的“非土著侵蚀土著特权”言论,而倡议要用ISA逮捕他。

相信这是公平、公正对待全民的方式,任何人挑战种族情绪,任何人尝试破坏国家和谐,必须面对惩罚,或者是用不安的内安法令制裁他,况且马青并没有要求当官者应罪加一等,不然还真可能要设计下油锅的绝技了。

巫青言论除了想模糊国民的视线外,更是将责任推回给马华,吐出一句不可理喻的话语,竟然说除非马华在行动党手中夺回城市议席,不然马华的话不可采纳。这是多么傲慢的说词,原来,马华在巫统心目中若没有议员,没有官职就一无是处。

反感之余,有些事必须要说清楚,并且提醒巫统政治窝囊,马华领袖没有华社的英雄,马华不需要华社英雄;马华的成立背负的是社会责任不是官职或英雄,即使今天所有的官职和议席都输完,马华会尊重人民的决定,马华决绝埋怨,也不会投靠一再伤害华社的巫统,向巫统乞讨一官半职,反之会更加积极推行社会使命,开创公民社会。
(这只是我一相情愿的想法,无所谓,打从加入马华那刻开始,就是这样想,不代表自命遥不可及的尊贵领袖想法。)

巫统应将多年来的自我态度放下,学习如何让步,学习和谐的意义,不要再让马华背着可耻面对社会,不要让人民给予的方便当作是自便,做好自己,认真管理,未来才有希望。

忠告:国阵要改变,不然就让人民改变;今天不想做,改天会有人做,到时候不要再说三道四了!

6 comments:

  1. 我对U党的理解是:零和游戏抬头,把伙伴踩的死死的,就是对自己的肯定。

    很“显”啊,你们讲到咀破都没有用,到最后它还是用“种族主义”这等霸道金牌安你们一个罪名。

    告诉我,还有希望吗?

    ReplyDelete
  2.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3. 先改变政治幼稚的动作,如用组织声援,而不是抗议.

    不求好处及宣传,真正做人民要的事,其实社会力量可以改变一切,这是我坚持,没有身份执行,也没有可惜.

    ReplyDelete
  4. 铸造健康竞选基础October 29, 2008 at 8:45 PM

    铸造健康竞选基础
    近来,政治舆论依然围绕在3·08大选后的震荡,正所谓余波未了,政治的动荡依然有力的牵动整个政局,使得政治变革的论述匮乏,这正是目前我们所面对的窘境。

    政党的变化可说令人意想不到,国阵内的变化更是风起云涌。首先,马华总会长宣布不蝉联、国大党党魁渐渐低调、巫统调整权力转移计划,种种演变使得党内不满的声浪,渐渐平息。
    一个熟悉的例子,便是马华党内、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的倒黄事件。当初那剑拔弩张的张力,随着总会长的不蝉联,一时消失无形。

    人人想变不知如何变

    如今,国阵各大成员党正如火如荼展开党选,从巫统和马华的改选趋势看来,两党极有可能更换领导层,安华言之凿凿的变天,显然只是耍耍嘴皮子,但是国阵两大主干政党对于前途,确实是出乎意料的认真。马华的变革呼声,几乎响彻全党,变革已是一种趋势。

    如今,马华转型变革的声音充满每个角落,人人都想变,但如何变却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于是坊间把敢怒敢言解读为转型的方式,说理的呛声有之,盲目的呐喊有之,这种怪异的政治发展,并不能让3.08大选后的自乱阵脚,沉寂下来。

    此外,也有人满怀希望,冀望领导层换班,便是改革的成功。这样看毕竟是见树不见林,长远来说,不利于良性政治的发展。

    当然,领导人在党内的影响力深远,由他主导的变革必定事半功倍,但是我认为,一个政党的思想转变才是确保转型彻底的关键。

    彻底改变接受竞争

    比方说,国内隐隐然出现两线制的雏形,国阵的各级领导应该体认这个事实,在行为上、思想上,做好竞争的准备。过去,许多从政人物手中的执政便利,一夜之间丧失,如何从无到有,转战未来,非常考验智慧与策略。

    熟读史书的人都知道,整套《二十四史》,和《三国演义》等经典小说就是浩瀚的策略学,每个历史阶段的场景尽管变化不一,但是不管太平盛世,或是改朝换代的混战,人才凭着智慧,不断出场。纵观这些精彩故事,层出不穷的战略,我们必有所感。

    回到现实世界,朝野双方的相持,已经进入一个决定性的阶段。如果受挫的政党依然故我,不思进取,势必遭受时代淘汰。因此,马华要进步,首先要从心理上彻底改变,接受竞争的事实。

    竞争可以是政策、应对方式、政治方向和群众认同。大的方面可以扩大到民主、人权、法治的追求,总之人民的接受度,就是竞争的基础。

    可是许多人对竞争的认知缺乏,甚至表现恶劣。一些从政者应对竞争时,往往喜欢信手拈来:只要是有利于自己的形象,从政者可以信口开河,甚至不顾管理的原则,一味讨好。这种把政治决策建立在讨好的基础,而疯狂地表现他们的轻浮,是人民的悲哀。

    目前,民联以高姿态上台,高唱国阵弊端的当儿,往往犯上得意忘形的丑态;种种随意的政策如派水、派钱、派米,又或者天马行空的转移国油的盈利,直接让国人受惠等言论不一而足,让人看傻了眼。如果一个平凡人不了解国家行政,而姑且言之,尚在情理之中;倘若随意政策出自位高权重的领袖之口,放到国内外的舆论检视,岂不令人瞠目结舌?

    民要政府专业管理

    政府追求行政专业化是一种国际趋势,在韩国总统改选中,甚至出现了韩国CEO的说法,清楚说明民众对良好管理的要求。过去国内许多有识之士都呼吁政府透明行政,用专业来完善国家的管理。

    当面对扶弱政策时,常常听到有人拍案力陈弊端,希望政府以绩效制度来取代扶弱政策。他们不忘提醒用提升能力、提升教育的方法来扶弱,而不是喂食式。曾几何时,这种论调已经让踌躇满志的从政者,忘得一干二净。这种变质的竞争手法,无疑狠狠刮了反对党阵营一巴掌。

    我们开始质问,这种竞争手法何曾看到理性?只要能够迅速让人民感受新人新政,哪怕是派钱、派米、派水,只要民意站在我这边,这魔术何其厉害,敌人转瞬间“樯橹灰飞烟灭”,还需要什么艰苦的励精图治,需要什么长治久安这么累赘?

    派米派钱暂时手法

    我想朝野双方都应该表现成熟,努力思考,什么政策最适合未来,什么方针对人民有利。

    我们强调的是,给予人民机会,提供教育,建设环境与基础,引导人民去看待宏观课题,鼓励人民培养竞争的意识。派米、派钱的手法只是暂时,任谁一眼都可以看穿,缘何在野党屡试不爽,民意没有一丝质问?

    在野党挟民意的后盾而任意为之,正是一个政党忽略建立良性政治的典型例子,早前在朝政党深受其害,可说众所周知。建立两线制的基础在乎政党本身的水平,当两党(或两线)一起摆在桌上时,正是选民抉择的时刻。朝野双方选择力图振作,或者是淹没在民意的声浪下,完全取决于政党本身的政治基本盘。这点上,我从不认为这可以脱离政党的思考水平,而独立于外。



    http://www.mca.org.my/Chinese/Commentaries/Pages/default.aspx

    ReplyDelete
  5. MSN很久没有用了,要多等一星期,我在重组工作.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