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6, 2008

IWG属党内搅屎棍

自称小组成员很团结与关心党的现状与未来的马华廉正监督小组成立时指出,“将做认为该做的事,该说的时候也会说,是一个不拘形式的组织以监查党各领导层,并通过各渠道和媒介发表他们的研究结果,灌输党内与党员之中应有的廉洁思想。”

同时,在回应记者时该组织也说,“该组织将不会调查党内过去的事件,包括甫落幕的党选是否存有廉信问题等。”

当时后马华总会长翁诗杰在本身的部落,也说明“马华欢迎党员和公民社会团体的所有正面,积极和具建设性的意见,并开放看待马华廉洁观察组织的成立。”

根据公羽伟论而言,任何放上部落的声明乃个人声明,因此可能公羽是个人表示欢迎,况且所谓的欢迎也是之正面的,而不是那些无中生有的指责建议。

今天下午,接获一位朋友的电话询问有关这组织的来龙去脉,问及他为何对这组织这么感兴趣时,才知道这组织发表了一项非常没有根据的声明,因此我有样学样也要对这组织发表一些比他们有根据的声明:

一)马华廉政监督小组是在没有民主程序下产生,客气就叫毛遂自荐有理想的组织,不客气就叫乌合之众;

二)蔡细厉是在马华民主程序下当选,任何党员要蔡细厉离开必须通过民主程序由代表投票,而不是由一些连中央代表都不是的说了算;

三)本人绝对不能苟同这非非政府组织,非马华委任的小组,非民主程序下产生的小组在外破坏民主程序当选的马华署理总会,马华有良知的党员必须促总会长指示纪律委员会调查;

四)宣布成立党当天,这小组指出不会翻旧帐,不会拿过去的事情谈,如今违背当初的声明,今天所说也可能在某天被自己违背,言而无信;

五)这小组成立的宗旨是对某些党内的廉正和道德进行研究,如今看了小组声明,连一格小学生自己编写的作文都不如,如何称得上是研究,简直是乘机博乱,要提升本身知名;

六)这小组借用陆老辞职举动,乘机促老蔡同样辞职,不止是荒谬而且无知,如果老蔡不辞职今天他可能还是卫生部长;
多年以前,我曾听一些领袖对一些自认本身代表什么什么的说法是这样的,“如果每一个人都自己成立组织,没有代表性说成有代表性,没有民主改选制,名堂放到很大,说要监督民主这民主那的,某天若碰到有人说他是某津大学毕业的,说是来监督全人类,先不谈知识和专业,这组织如果根本没有有关常识,那么世界就会大乱。

由于当初年级小,而且对社会知识份子并不了解,所以没有多加思考,现在这事情竟然发生在马华内部,只怪没有好好讨教,如今要找他也难了,如果党内常常遇上这种自封皇帝的搅屎棍,马华还是自求多福吧!

最后,我认真要求任何政治动物,不要再用陆老来对其他人做政治逼害,这例子用多了,华教的声誉也将渐渐荡然无存,毕竟陆老是华人教育的表表者。

17 comments:

  1. 马华的民主真的是已经被骑劫到极点。

    马华中央代表大会的功用,似乎只有三年一次的党选而已,其实人们往往都忘记了这点,中央代表大会才是马华的终极权力机构!

    目前的马华,真的是存在着太多民主制度以外的增生组织了。在医学角度看来,这些增生组织,久而久之就会成为毒瘤,最后形成无可救药的癌症,马华真的要朝这一步迈进吗?

    马华还能熬过这三年吗?

    这间东厂,吾实在不忍观之也。

    ReplyDelete
  2. 从成立当天开始就认为他们是自作聪明之辈,希望讨好总会长,有天可以拿到好处。

    ReplyDelete
  3. 现在有没有好处我不知道,不过他们基本上已经被我们这群基层党员鄙视和否定到极点。

    ReplyDelete
  4. 其实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过那个东厂的成员名单,有谁谁谁我也不懂。

    不妨将之公诸天下,让大家一睹其芳颜。

    做得好,人人赞;做得坏,人人呸!

    人赞人呸都是自找的!怨不得人。

    ReplyDelete
  5. 东厂?有吗?这可能是一厢情愿的,老翁不必这样,他只是会见一两个领袖,他完全没有操控。

    ReplyDelete
  6. 即使东厂不是老翁所设,也是为老翁而设。

    大家目标都是一致,abang-adik饮茶去罗!

    ReplyDelete
  7. 哈哈!

    说的也是,他必须要少为这些人辩护,不然水洗也不清,不过政治的确是这样的。

    ReplyDelete
  8. 曾经读过聊斋一篇故事,讲蟋蟀的,皇帝老子突然兴起玩蟋蟀,全国官员为了巴结皇帝,不惜劳民伤财征收蟋蟀,还害出了人命。

    在这个故事当中,到底是那些官员急功近利的错?还是皇帝爱玩蟋蟀的错?

    现在我们的皇上跟老蔡对着干是公开的事,我们那些可爱的东厂锦衣卫们又酱识做人,到底谁才是罪人呢?

    ReplyDelete
  9. 很多人心中政治是讨好的专业,所以错是因为皇上对他们所做的感觉喜悦,所以他们不停在做。

    至于对错,还是不要介入。

    ReplyDelete
  10. 也对,我们一阶草民,何来权力论对错?

    世上黑白本是难分,大家都活在灰色地带,正邪、善恶、神魔、好坏根本就没有一个法定的定义。

    不过,我们的选票上,要画一号候选人,还是二号候选人,可是用格子分得清清楚楚的哦,错不了,嘻嘻!

    ReplyDelete
  11. 你们的党, 你们的总会长究竟是怎么了?

    我10几年前整天去国会他的办公室访问他的时候,就总是觉得他很"有风",不太喜欢他.现在当了总会长更加不得了,每个星期在星洲广场左右开弓,但是说的东西总是让人觉得卖弄华丽词藻,兜大圈子闪闪缩缩.现在又加个什么新鲜的IWG,说此IWG和他没有关系或者是他不知道此组织, 真的很难令人相信.

    这样子下去,你们还要华社怎么"委托"你们?

    ReplyDelete
  12. 总会长没有改变,其实他从以前到现在还是置身事外。

    ReplyDelete
  13. 翁詩傑:歡迎提供有建設性意見
    開明態度看待馬華廉正小組

    王茀明:不干涉黨員參與小組
    須為揭露事件負責

    如今要怎样给IWG一个定位???

    ReplyDelete
  14. keykok, 你怎么知道你的总会长真正是"置身事外"啊?

    哈哈哈哈哈. 大笑五声.

    ReplyDelete
  15. 因为我认识他。哈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