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3, 2009

李映霞,您希望我们被扣留是吗?

在东方日报龙门阵的《巾帼亮剑》中发现一文,讲述马华大厦门口来了一批黑衣人士,全部手持蜡烛,马来西亚一国两制,一套法律两个标准,聚会过程非常顺利,警方也给予主办单位非常充裕的时间散会,没有像民联聚会般被捉拿或扣留数天。
或许李映霞无法平衡本身心理,为何抗议马华民主死亡不会被捉,反之民联连一个庆生会都会被认为是非法聚会,这只怪她没有出席有关民主死亡哀悼会,没有看见现场的气氛,民联不了解,也从来不学习如何警民合作。

曾聒当天正在现场,这请愿是在警方监督下进行,其中受到约束的包括哀悼地点,警方在三吩咐不能有公开演讲;不能超过马华大厦屋顶(私人产业)范围;不能有任何的情绪煽动举动,结束后有一些人高举布条和匾牌也被警方没收,所幸拉布条者没有被警方逮捕。

可以肯定的是,当天没有任何人被逮捕令李映霞失望,民联对于举办非法聚会已经麻木,最后或许连一些领导也忘记了聚会的意义,他们心理或许也只是在酝酿到底会否有人被扣留,成为隔天新闻头条,更能显出政府的暴政。

无论黑衣和蜡烛结果有没有受到马华当权尊重,身为华社第一大政党,若说是不了解民主,这政党难以在大马这片民主都是生存;若是要践踏民主,以霸道的方式诠释民主,只会让社会看不起马华,垂弃马华。

同样的,若说黑衣和蜡烛是挑战宪法,是非法聚会,只是想问李映霞,您希望我们被扣留吗?

15 comments:

  1. 我相信李映霞是希望所有的请愿者都不被扣留,而不是希望马华党员也被扣留,不知你同意吗?

    ReplyDelete
  2. 在民主国家,和平请愿是公民的权力,只是执法单位已经把公民的权力吞噬了。

    ReplyDelete
  3. 也不知道,可是根据发达国家,请愿者应该被保护......

    ReplyDelete
  4. 请马汉顺医生立刻辞去霹雳行政议员,我就相信马华的人真的尊重民主。

    ReplyDelete
  5. 马汉顺若为社会,若为人民,也不会无条件接受行政议员,加上如果他是有骨气,也不会为了做官出卖魏家祥。

    这种人还是不要再提了.......

    ReplyDelete
  6. 请愿者应该被保护......

    那麼希望鎮暴墜用數以百計的催淚彈來對付民聯的和平請願者時,你也說同樣的話。
    請問你有出席過去年927的反ISA請願大會嗎?請問你出席過趙明福的悼念會嗎?請問那一場不是大家靜靜的點蠟燭,默哀祖國?

    Jerit的腳車遊行不和平嗎?為什麼在萬撓二話不說就全部鎖進lokap?政府單位對於國陣和民聯支持者的態度有沒有不同,請大家按著良心說話。

    ReplyDelete
  7. 马医生怎么说也是马华的人,这个责任就是马华来当。

    提与不提,都一样。

    波波,阿牛哥顶你!

    ReplyDelete
  8. 忘了問那個霹靂州撕破民聯議長的長袍的行為,算是和平還是暴力行動?和平之樹也看不過眼大力破壞,那是一棵樹咧,不會喊口號不會動,又有那裡不和平了?為什麼連樹都不放過?

    馬華基層的意願不受高層的重視大家就鬼殺那麼吵,可是霹靂州選民的意願也不受政府的承認為什麼就要靜靜的不可以出聲?

    趙明福慘死是一個錯誤,出聲的人卻會被警告被警棍(lin棍啦!)伺候,萬撓州議員倪貝妮也被打到頭頂紅紅,還有圖為證。為什麼有人作錯我們不可以出聲要靜靜的承受錯誤?

    為什麼我們要用沉默來姑息養奸?!

    (咦阿牛哥你也在哦,多謝多謝!)

    ReplyDelete
  9. 波波,支持你。

    马华其实和巫统一样,一国两制,践踏民主,以暴力对付良民。

    马华没资格谈民主。

    马汉顺在霹雳早已是过街老鼠。

    下届大选他必输,我敢打赌。

    除非他换去马来区。

    ReplyDelete
  10. 波波,

    我不了解您以什么心情来看,927警方的的方式不正确,对霹雳变天的事件上我已经清楚在部落交代,同样也因为这样被灌上“叛党”一词。

    每个人扮演的角色不同,赵明福和山埃事件上很肯定的是我有尽本分。

    我们从来没有说民联做的就错,马华做的就对,同样的在马华大厦前请愿的人不只是马华党员,警方不是因为马华而不捉人,指警方两种标准非常武断。

    记得收购南洋,WAHFAM下班红绿灯等的和平请愿同样也没有人被捉,希望不要歧视马华的良知。

    ReplyDelete
  11. Keykok,我也曾經說過,馬華裡面還是有許多默默耕耘,支持民主改革的人士。趙明福之死,也喚醒了很多馬華黨員的鳴冤意識。

    所以,我沒有歧視你的良知,不然啍啍這麼多部落格,我還懶得進來看你說什麼。

    只是雙重標準在大馬是人所共知的秘密。你說馬打會不會分辨誰是馬華黨員誰不是?照我看來,因為是馬方華黨員召開的請願所以給兩分薄面是肯定的事。

    至於李映霞她存什麼心我不知道,但是我的真心話是我倒希望那天你們都有上到豬籠車。至少,證明大馬的執法單位不是大小超到那麼無良。

    我口直心快,有碗說碗,有碟說碟,得罪之處,還請見諒。

    ReplyDelete
  12. 我是第一个发动反寄居论的人,当时我发了400多个SMS,用部落宣传,来了500人,马华领袖较后才发言。

    我不时联络星洲,说我会帮陈云清,也要马青为她成立律师团,可惜.......

    当内政部长捉人时,我在家,告诉我太太,那些政治领袖不该慌,毕竟我才是整个事件主导,同样有告诉我太太,若我被捉要找谁帮忙。

    我只是想尽社会责任,其实有时反复在想,马华连领袖都如此,我何必为难自己.......

    相信我有在部落说过,为何我要竞选马青副总秘书.......当中太多心酸。

    ReplyDelete
  13. 单凭你一人(少数)的力量是不够的。 你要如何抵抗如豺狼般利欲熏心的大多数?

    国阵是联邦政府,这些恶法, 恶习惯, 如果不立法废除。他日如果遭到执政的民联用同样的手法对付。 你们真的怨不得人。 虽然, 民联暂时不会象污桶般邪恶。 只是民联也非天使。 诱惑太大,太方便用了。。。

    不要跟我说你们在废除恶法上问心无愧!如果你们没有成功把国家重要机构直接交国会负责和监督。就算你们讲得如何娓娓动听, 也等于零!!

    ReplyDelete
  14. 波波,keykok,或者民主对我国来说根本就好像遥不可及,太多不公平和霸道的事情发生了。有时会觉得我们这种小市民好像是傻瓜,被骗了一次又一次,被欺负了一次又一次,就是没有发言权,只能默默的接受。

    关于“请愿者应该被保护”这个问题,在国外,是非常肯定存在的。我曾在荷兰住过两年,曾参加say no to war和平请愿,那里的politze(警察)派出了很多警员来维持秩序,还有警车开路,确保机会顺利进行。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