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9, 2009

60人黑衣点烛马华总部前静坐

大约60名身穿黑衣的马华党员及支持者,今晚聚集在马华总部前面参与“守护马华民主静坐祈祷会”,举烛哀悼马华民主死亡近一句钟。

他们是在傍晚7点半左右开始聚集,出席者以年轻人为主。较为知名的出席者包括马青中委张盛文、前总会长黄家定的新闻秘书吴健南、副高教部长何国忠的新闻秘书李荣健、马华妇女组主席周美芬的新闻秘书蔡风铃,以及马华部落客刘振国等。
聚会者为马华祷告30杪
聚会者开始时为马华进行祷告30秒钟,高唱国歌和马华党歌,接着举起右手宣誓。

主办单位的发言人是一名马华党员兼律师赖志豪,但他却拒绝透露本身究竟是来自哪个区会


不堪警告被迫提前收场
现场大约有30名警员驻守旁观。一名警官曾在现场警告赖志豪,声称马华大厦属于私人产业,不允许非法集会。不过赖志豪却回答说,他是马华党员,将会在现场逗留到晚上9点。

尽管今晚的集会被视为倾向廖派,抗议马华当权派不尊重民主体制,但赖志豪却坚称,今晚集会的目的是要向马华领导层传达关切马华民主体制的讯息,并非是为了支持任何一方派系。

在聚会开始前,马华大厦铁栅呈现半关闭的状态,门前也有数位守卫站岗戒备。

而在晚上8点05分左右,聚会者开始静坐在马华大厦前的梯级,但警方却再次命令他们必须在8点20分就结束集会。

尽管主办单位早前扬言,集会将在晚上9点才结束,但最终在警方的严厉警告之下,却不得不在8点17分提前收场。

不过新任马华新闻局主任王赛芝,却在集会结束后才突然现身,并声称本身是下来看看,究竟有没有备忘录需要接收。

王赛芝一出现就引起媒体的骚动,还未来得及与集会参与者产生任何互动,就被记者团团包围,导致旁观有人突然高嘘道“王赛芝是来做戏!”。

然而王赛芝却淡然地表示,有人来抗议是好事,证明青年人仍然关心政治。


守护马华民主,坚持创党初衷声明
以下是赖志豪在场宣读的“守护马华民主,坚持创党初衷”声明全文:

下个月13号,就是马华创党元老敦陈祯禄的公祭纪念日。

在面向敦陈之前,我们这一批马华的普通党员,以及关心马华的热心人士,来到这里表达我们对马华民主体制的关切,和沉痛。

马华是为了什么而存在?敦陈祯禄是为了什么而要开创马华公会?

是为了国家。是为了民族。当年敦陈还有其他华社的先贤设立马华,不应该是为了个人的权位,或者名誉。马华的创党宗旨,是要保护国家的民主制度!

当然,60年创党至今,马华也曾经在执政过程中犯错。但是最重要的是,马华不能忘记我们的政治初衷。我要重复:不是个人的权位利益,是民族,是国家。

是什么确保马华不会走错?是什么让马华在犯错后,有机会重新来过?那应该是马华的体制。一个奉行了60年,而且一直以来都被细心守护和不断努力改进的民主体制。

马华不能不相信民主。因为如果马华自己也放弃民主,其他的人民凭什么相信,马华会推动国家的民主化?

如果马华的领袖为了权利斗争,竟然可以把党的这个根本体制踹在脚底下,任意扭曲;您要怎么让华社相信,在权位和利益当前,您不会背弃族群和国家的利益呢?

不幸的是,从双十特大风波开始,这一切正在发生着。马华在大部分人民眼中,信誉和党格已经将近破产。马华已经成为了社会大众的笑柄。

各位,我们只是普通党员。有人说,党员要成为政党的良心。我们不希望得到些什么。我们只希望尽自己的一点点责任,呼吁党领袖:请您帮个忙,请救救我们的党格。

各位,我们不想卷入任何派系之争,纯粹只想制造一个平台,让爱党的同志和朋友们,齐聚一堂,一人一把烛光,汇聚成党内民主的光芒;一人一份祈祷,旦愿马华公会早日走出乱局纷扰。

我们呼吁:领袖们,请尊重民主制!只有这样,马华才能得到社会的尊重。

我们呼吁:领袖们,请尊重民主制!只有这样,马华才能真正团结一致。

我们呼吁:领袖们,请尊重民主制!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停止这一切荒腔走板的权力斗争和闹剧。

我们也呼吁:党员们,请不要放弃!领袖可来可去,但是马华的斗争必须继续前进。

我们也呼吁:党员们,请不要放弃!不管接下来会是风大雨大、荆棘满布,我们都要坚持步伐,继续为民族和人民的福祉前进打拼!

我们更要呼吁:党员们!请记住那首唱了60年的党歌!

“马华是民族的先锋!我们是国家的栋梁!”
“煌煌的党训在维护宪法、民主、自由!”


转载:当今大马

13 comments:

  1. 支持你们坚持捍卫民主制度,呼吁党领导尊重民主制度。

    ReplyDelete
  2. 马华有一位惯性车大炮的白贼总会长和一位性泛滥的色情署理总会长真的是家门不幸.

    不把这两个伪道德的圣人与狗腿子拉下台,马华就等着继续给人民干谯吧!

    还有,吃一顿便饭而已,却也要硬硬把华总乡团拉下水,借他们过桥.真丢脸!

    曾聒,马华的未来就靠你们了.

    ReplyDelete
  3. 救党诚信委员会,听起来动人,但是实际上确实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这是典型的自我中心、自我诠释、自以为是。
    为什么当初翁总要召开特大决定重选的时候,你们又不要呢?(当然不要啦,人跑位子空,填补空缺才是上策。在利益面前,可以罔顾一切,甚至丧失理智)
    为什么当初翁总当初要总辞并要求重选的时候,你们又不要呢?(为什么要呢?你走了就是当替死鬼,决定一起做,责任你承担,最好不过了,重选我怎东会不会落马)
    为什么当初翁总决定砍蔡,而你们认同集体负责,但是过后你们又不要呢?(集体负责说爽的,位子啊,你的是我的,我的也是我的,这才是真的)
    以上只是想要说明,这些既得利益的混蛋们,本身的利益可能在未来不保后,开始了和当初大不同的立场。
    今天的局势又有改变了,纳吉已经要介入了。如果纳吉不认同选举,廖老二,魏老大,周小姐,你们敢挺着胸膛,信字当头,勇字当胸,坚持重选,和纳吉对着干吗?
    我看除了王大律师,其他人都没有这一个政治勇气。
    所以,除了王大律师外,其他人没有资格谈诚信!
    诚信委员会,我呸!
    滥用诚信委员会就有。
    只有由双十特大之前坚持重选立场到现在的人,才是好汉一条。
    支持重选,鄙视投机!

    ReplyDelete
  4. WOW! 原来马华还有年轻的活人。

    有的人似乎尝试要模糊焦点,把当初“不民主”的安排、恩恩怨怨再拿出来炒,然而真正的问题不是说魏和周有没有资格论“民主”,而是双十特大的结果,才是最新最近和最高决策的中央代表意愿。

    如果你忘记,请翻旧报纸和网络搜索成绩,还有翁诗杰讲过的话。对总会长投下不信任票,不通过蔡细厉的署理总会长党职。最大问题,还是回到这2个人身上。难道真有人天真的相信,一个空壳子和平方案,满足2个人互惠互利的交换条件,就能让马华上下团结?

    Be a man, do the right thing! 重选!

    ReplyDelete
  5. 堂堂一个马青总团长。打架打不赢就哭,怎样配做老大?

    ReplyDelete
  6. 支持你们坚持捍卫民主制度,呼吁党领导尊重民主制度。振国万岁。
    欢迎到小弟的博落格浏览。
    《嗡嗡要说煮菜头一定要加料,加味精,加米粥才能称得上“上等美味佳肴”》

    ReplyDelete
  7. 现在才来喊党内民主,不是嘛!

    ReplyDelete
  8. 哈哈哈!您要说马华民主已经死亡是吗?

    ReplyDelete
  9. 分享你权益的问题,你要如何处理呢?
    看看下面:

    为了你的权益,我会坚持到底!这是翁诗杰说的!

    输了一票,我也会走!这也是翁诗杰说的!

    他输了10多张票,他不走!
    那么你的权益呢?你相信他会坚持到底吗?这是你的权益,你决定咯!

    ReplyDelete
  10. 这班黑衣人真够运,竟然没有被扣留。。。

    ReplyDelete
  11. 廖中莱泄心头痛 被翁“骗”2次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凌晨十二时二十八分
    报导:李碧珊、郑诗颐(光华日报)
    自马华双十特大后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关系开始渐行渐远的马华副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指出,他过去一直非常相信总会长,奈何却在双十特大后两次“被骗”,更遭套上莫须有的罪名,令他忍无可忍!
    廖中莱说,在双十特大前,他及一班中委都是翁诗杰的忠心支持者,在游走全国时一再为他拉票,尽管来到最后一分钟部份区会主席坦言要在特大投“翁蔡齐走”,他都苦苦劝说他们一定要投翁诗杰,以便党能够稳定下来。
    “但不幸地双十特大成绩一出,中央代表做了翁蔡齐走的决定,我及一班中委也对结果感到难过,而翁诗杰在成绩出炉后找我谈,告诉我说他遭投不信任票,无法有效地执行任务,必须离开,并要我做好准备来看如何稳定党。”
    交待负责过渡期
    他也说,除了他,翁诗杰过后也召见其他副总会长跟他们说同样的话,并在当天下午4时许见20名中委讲出自己的心声,甚至连辞职信也拟好了,还作出各种交待,包括指本身将在10月11日至14日期间出国,要他及总秘书拿督王□明去负责过渡时期的工作。
    他表示,翁诗杰在当时坚持要辞职,还告诉大家不想有人做戏,而为了避免马华突然陷入群龙无首无人接班的局面,他及一班中委在听了总会长指示后就开始安排党的未来,以确保党不分裂。
    “他坚持要辞职,而且还叫我们不要做戏,要我们去安排党的未来,党不能突然间没有总会长,没有人接班,何况是他交待我和□明去处理,你可以去问□明,他当时也很紧张。”
    他透露,本身没料到事情会在翁诗杰回国后开始转变,在大家都还来不及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被套上“逼宫”的帽子,这是他第一次“被骗”。
    不知大团结方案 出席记者会踩陷阱
    至于第二次“被骗”,则是所谓的大团结方案事件,当天翁诗杰约了数名领袖及中委在马华总部吃饭,并在期间告诉大家说饭后将会见拿督斯里蔡细历,然后再带蔡细历见见大家,不过从来没有透露会在下一刻召开团结方案记者会。
    他说,当时大家聚集吃饭,翁诗杰告诉他说“中莱你还是署理总会长”,但本身却不知道对方将召开记者会,后来问他记者会要谈些什么,翁诗杰才向他出示文告,说见了首相两次,首相祝福团结方案,认为有关方案对党是好的。
    廖中莱表示,他当时回应翁诗杰说团结方案是好事,但前提是当中的细节一定要跟中委讨论,不能突然就说要团结方案。
    要求还清白
    他透露,本身没有想到自己后来因为翁诗杰再三游说一时心软出席记者会而陷入第二个“骗局”,并在较后被后者指为已经接受了团结方案却又改口,为党制造问题。
    “他从来没有告诉我会有团结方案记者会,这也是为何当天我缺席记者会,后来他再进来跟我谈,我告诉他既然坚持要我出席记者会没有问题,但我不知道那也是他的第二个陷阱,要我踏进去!”
    他说,对于翁诗杰两次陷他于不义,他已在中委会上要求后者还他清白。
    怪我太傻太天真
    “我不晓得,今天一切的发生都只怪我们太相信他(翁诗杰),可能我们太直,把他的指示当指示,因为他都讲不要做戏了,却没有想到原来他要我们挽留!”
    双十以前与翁诗杰同一步伐的廖中莱面对党当前堪称戏剧性地变化,只能自叹无奈,并坦言自己如今已无法分辨翁诗杰说话的真伪。
    “在他出国期间我确实有传短讯给他,跟他报告中委的计划,我是诚实地告诉你我所做的事,而这些事也是你要我做的,结果你回来后却说我逼宫!这是很冤枉的!”
    对于马华领袖间出现了信任度危机,廖中莱重申这也是他为何一再强调,领袖不能没有诚信。
    两个人不尊重特大决定 为何我们要吃死猫?
    “他讲话哪句真哪句假,我都分不清了,就好像团结方案,他只是跟我说团结方案,内容都没有跟我讲;当时说蔡细历是无条件回来,但是现在看来是有条件。”
    他也抨击翁诗杰一手拿橄榄枝,一手拿屠龙刀的做法如同在党内“杀人放火”,如同把马华带入政治自毁,而这种行动必须马上停止。
    没必要夺权
    他强调,本身一定要把“逼宫”的污蔑给厘清,他在中委会上受中委推选成为署理总会长,不是他自己去争夺回来的,不该被说成是逼宫。
    “逼宫就是要夺权,而且是非法夺权,我们有什么必要非法夺权?这不是夺权,而是如何协助党的稳定,在过渡时期任何委任上位都必须根据党章及程序,何来逼宫及争上位?!”
    他也说,双十特大的决定并非廖中莱的决定,自己被推选成为署理总会长也不是争上位,这些“死猫”都让他难以啃下,不得不为自己讨回清白。
    “今天问题延伸出来是因为两个人不尊重特大决定,但是最终却把问题推卸给我们,好像是我们制造问题。其实你再深入了解,这个问题是他们两个制造出来的,当初特大是他们两个召开的,召开了不尊重特大也是他们,过后导致党今天如此也是他们,不过却倒转枪头把问题推给我们,说我们爱搞特大,是我们制造出来的!”
    回国后改变初衷 留下只为对付蔡细历
    廖中莱透露,翁诗杰在出国4天后回返都门时曾单独召见他表示,他决定继续留下领导马华,以便能对付现任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
    廖中莱在接受《光华日报》专访时指出,翁诗杰当时亲口向他表示,他决定留下来(领导马华)就是要应付蔡细历,因为廖中莱和另一名副总会长拿督斯里江作汉都不是蔡细历的对手。
    “他当时告诉我说:中莱,你和作汉没有办法对付蔡细历的,我留下来就是要应付蔡细历。”
    他表示,从相关谈话,他知道后者已经改变初衷决定留下继续领导马华,而其实那也没有错,党章也允许他那么做,只不过他必须清楚作出交待,因为道义上他必须有所承担。
    “其实在他出国期间,美芬、家祥和我都曾分别在11日至13日期间透过电话与翁诗杰联络,其中13号当天他打给我说要在隔天回国后跟我们吃饭,叫我安排与江作汉、王□明、周美芬、魏家祥等共5人会面,以讨论15日的中委会应该如何协调。”
    他说,当时他信以为真,也做好准备打算在当天的饭局跟翁诗杰汇报他与一班中委针对特大结果所拟定的计划,不料后者返国后却突然改变主意,并没有一起会见5名领袖,反而是逐个召见。
    联署避免被骂
    “他6点见我,6点半见家祥,7点见美芬,期间也没有给我们很清楚的指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原先在日航酒店预订了的饭局不能临时取消,结果大家就一起吃饭,期间一些中委也赴会,大家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说总会长可能已经改变初衷决定留下。”
    廖中莱也说,在那种情况下,一些有出席饭局的中委透露总会长也召见了他们,并把他们骂了一顿,其余尚未被召见的中委听到了,觉得没必要在隔天自动送上门“被刷”,于是就签署了联名信,委托他代表大家去讲话。
    “一些中委说他们见了总会长后被骂,那些还没有见的就说为何要上门去给他骂,就告诉我说:中莱,我们不去了,就由你做代表跟我们去讲,只是这样罢了,并没有所谓的逼宫什么的。”
    他表示,中委委托他去向翁诗杰分析马华在双十特大后的整个局势,包括翁诗杰走或不走的情况,如果翁诗杰决定要有一个交棒的过渡期又怎样,并要翁诗杰清楚说出本身对特大的议案究竟有什么决定。
    被指控是“叛徒”
    “不过很快的,就在14日晚至15日期间,我们这班人就被说成了是“叛徒”、“反骨仔”,这是项严重的指控,特别是对我们这些出任国会议员的领袖来说,这样的指控足以让我们永无翻身之地。”
    廖中莱指出,尽管翁诗杰没有指名道姓地说谁是“叛徒”,但是他种种谈话的影射都已很明显,因此自己一定要讨回清白及公道,以维护本身的形像。
    “所以我曾在中委会上指责他,说诗杰你一直说好像有人背叛你,有人逼宫有人出卖你,你每句话我们听了都很伤心,心很寒很痛,你要找谁出卖你?有咯,我看来看去,就只有一个人,那是翁诗杰出卖了翁诗杰!”
    他表示,翁诗杰当时强调逼宫之说是媒体所说,并非出自他口中。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翁蔡皆输始有团结方案
    廖中莱坦言,马华自双十特大的种种局势演变,确实叫他领悟及见证了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道理。
    “今日许多局面都是叫人始料未及的,许多朋友变成敌人,敌人变成朋友,让马华真实上演了所谓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戏码!”
    他重申,如果当初特大的结果是翁蔡一留一走,也就不会有所谓的团结方案,今天就是因为两个都输了,才藉着团结方案回巢,以便能继续留在党内。
    他抨击这样的团结方案即不尊重党意,也不尊重特大,完全是建立在没有意义的基础上,沦为仅有空虚表面的团结。
    他坦言,本身一再强调的要翁蔡尊重特大议决,其实就是应该翁蔡齐走。
    他说,特大首项提案通过投总会长不信任票,在这种情况下,尽管法律上翁诗杰不需要走,但道义上却应该走。
    至于蔡细历,特大第二提案通过恢复其党籍,第三提案恢复其党职则被中央代表所否决,这证明代表已做了清楚表决,即恢复他的党籍,没有恢复其党职。
    蔡细历党职未解冻
    “所以蔡细历同样必须尊重特大的决定,无条件交出有关职位,因为他的署理总会长职早前被中委会冻结,代表在特大并没有让他解冻,他的职位到今天还是被冻结的。”
    他重申,本身获中委会委任填补署理总会长职空缺是完全依照党章,合法合程序的委任,因为特大已经决定继续维持冻结蔡细历党职的决定,所以才推举他去填补有关空缺。
    “其实署理总会长职是否空缺有得争辩,一些人说他指示冻结,有关职位没有空缺,所以不能被填补,一些则认为马华党职任期3年,蔡细历遭冻结党籍党职4年,所以有关职位应该填补。”
    在上述情况下,廖中莱表示中委会于是援引党章第174条文来诠释有关灰色地带,并援引23条文推举他出任署理总会长职。
    他表示,尽管蔡细历较后透过社团注册局的信函,表示马华署理总会长职没有空缺,但根据他本身的律师向社团注册局了解,当局明言他们不是法庭,因此不会介入政党的决定去裁决究竟谁是合法的署理总会长或谁是不合法的署理总会长,该局只会提供意见及看法。

    ReplyDelete
  12. 王嗮支。。好像有去现场“讽刺”说:“原来不是很多人来静坐。”真的佩服麻花党当权派,什么都敢胡说。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