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1, 2010

我不愿意,可是任你上!

别误会,这不是马华在国阵内当前口号,只是看了赛夫在法庭上的申辩,感觉上他还蛮可怜,其实他一开始就不愿意,过程中还是不愿意,完事后还是不愿意,所以心中郁闷讲白了就是:“我不愿意,可是任你上!

今天安华肛交案有了新进展,原告人声称自己是在不愿意的情况下遭到鸡奸,在第一证人的证词不和控告罪名不一之下,开拓了司法的新局面,这局面连此案的法官莫哈末扎比丁也不得不当庭承认,这应该是大马法庭史上首次出现这种局面。

安华是在刑事法典第377B条文下被控,即自愿与赛夫发生违反自愿性行为。不过赛夫在吉隆坡中央医院的警方报案书却阐明,本身是在非情愿下遭鸡奸,这种情况理应属于刑事法典第377C条文。

笔者不了解法律,只知道如果控状和证人的证词不一,安华与赛夫自愿性肛交案(377B)或许被撤,重新再以377C审讯,所有程序一般上不能随着改变控状照样使用,唯有在新的控状下重新再来一次。

若改换377C重新审讯,无形会拖延整个案件,而且很大可能会因为答辩人的证词不一,将此案推翻,安华肛交案罪名不成立。

撤销安华肛交案,对民联而言是喜讯,对国阵而言也未必是坏事,如果今天纳吉领导的国阵已经理出了新方向和方式,那么控告安华已经是画蛇添足,不但会对原本的方向带来弊害,也极有可能让民联支持者热火重生,扩大对国阵的不满,在下届大选赢取更多席位。

司法原本就在国阵手上,任何司法的定义和漏洞对国阵而言是了如指掌,这次赛夫所犯的细节性错误该是刻意安排,续而将错就错,释放安华,其中最大原因是,安华感染力已经到了瓶颈,任他一人再跑动支持度也只不过重复,但将安华放进牢房,在支持者自动复制的情况下,“烈火莫息”将蔓延,烧痛国阵。当安华传送短讯说“can i fuxk u today”给他,即使“不愿意”也可以冲好凉等待;既使“不愿意”也能在事情发生后不冲凉就去教堂;既使说过“不愿意”也可以发生关系8次,赛夫多次的模糊供词和不符合逻辑,迟早还是需要撤案,有心人还是将计就计,做个顺水人情,虽然“不愿意,还是任你上吧!”

3 comments:

  1. 这笑话都不好笑的....

    ReplyDelete
  2. "司法原本就在国阵手上",操纵司法、玩弄司法的政党/政府我们还能任他们为所欲为吗?我们还能投他们一票吗?

    ReplyDelete
  3. eric,

    我还没有想笑话......哈哈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