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5, 2010

核能只能学术性

陈华贵说,工业化导致我国能源供不应求,为了确保能源安全,我国必须兴建一座核电发电厂,我国必须拥有20%能源储备。可是,我国目前已拥有40%能源储备量,现有能源消耗量是1万4000兆瓦,产能则是2万3000兆瓦。

曾聒向来对数目字不敏感,不过很肯定的是大马的能源生产已经过于需求,大马国能生产以及向私人发电站购买的电源产量已经多余产能超过40%(计算法非常复杂),而且目前为止还没有储藏电源的技术,简单来说电能是没有技术储存。

东马、西马的电量用法不同;东马很多地区连电缆都没有,在没有增加基本设备包括电缆的情况下,电能肯定足够,若政府包括国能积极开发东马,提供电源予偏远地带的原住民,过长、过多的电缆本身就在耗电,那么就有需要再建发电中心。

西马情况没有太直接,学术角度是无法完全分析,一些工业区,产电必须要根据最高使用状况,不能太个体化处理,就当时候有一些工厂没有操作,国能也必须生产有关电量,宁愿过多不能过少,不然后果更严重。

除此,大马经济方式与其他国家不同,不稳定的发展状况,让国能无法预测用电量,若社会发展持续,高用电区越来越多,以目前的电量的确有必要增加发电厂,并且根据估计,全世界将面对资源短缺,尤其是天然气将耗尽的劣势下,寻找新能源是最理智的动作。

对大马设核能发电的了解是,大马拥有私人和小型发电站甚多,根据构造设定,这些发电厂20年大维修一次,每年维修费不菲,一些可能无法再进入操作,要不然将隐藏着危机,因此设立核能产电,成熟时正可取代原有发电厂面对的问题。

虽然如此,政府必须检讨核能发电决定,到今天为止政府还没有很全面的研究省电工程、电流倍增工程、太阳能工程、环保、垃圾发电工程等,相信费用相差不远,即使核能发电技术来自其他国家,在设立和建筑方面不会有太大问题,不过
技术转移、保持、维持、维修、和日常操作上的不成熟是人民主要担心的地方。
史上最大的核子灾难不是在于不成功研发,而是意外导致,1986年4月26日,乌克兰北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泄漏事故,被称为和平时期人类最大的社会经济灾难,其中50%的 乌克兰领土被不同程度地污染,超过20万人口被疏散并重新安置,其中1700万人被直接暴露在核辐射之下。与切尔诺贝利核泄漏有关的死亡人数,包括数年后 死于癌症者,约有12.5万人;相关花费,包括清理、安置及对受害者赔偿等的总费用约达2000亿美元,仅为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重建钢制防护层的费用就需 20亿美元。来自官方的正式消息称,原因是由于核电站操作人员违反操作规程、无视安全条件造成的。

感觉上,核子发电适合于学术研究,若要开发使用,切要有不是科学家的技术人员看管,带来的灾害或许比原有的好处多,况且,乌克兰事件发生时,该国拥有宽大土地,可以及时让人民搬迁,大马地方有限,任何核子引起的灾害,相信连逃生的机会也没有。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