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7, 2011

安华性爱短片的另一面

安华性爱短片流传,公开短片的三位拿督被控庭后,三人合起被罚款还不到1万零吉,控状也不是什么大不了,只是公开播放性爱短片,任何一方包括警方也没有谈及为何三位拿督拥有该性爱短片。

不明白的还有许多,安华涉及了不少“性”的丑闻,连与男人之间的鸡奸都搬上法庭、连到回教堂发誓,安华依然无损;一张没有女主角,没有拍摄者的性爱短片能耐有多大呢?

若这是一场国阵与民联的政治角力,国阵都已经知道违反自然的性爱都无法让人民相信,自然性爱短片要破坏安华声誉,任国阵说破喉咙也无法让外人相信,尤其是民联支持者。

唯,疑安华性爱短片绝对不是只是要毁安华清白,安华从政最大的助力来自回教组织,未入狱之前更是以回教领袖自居,性爱短片的出现只是用回教支持者的眼睛,说服自己安华没有那么神圣,进而“人格谋杀”安华。

其次,疑安华性爱短片在还未公开于媒体高层之前,不少回教党头头已经被邀约共赏,只是阵线有别,一些回教党领袖选择不公开观赏,要求邮寄。

不少看过疑安华性爱光碟的民联领导虽公开挺安华,可是已经是瞎子吃云吞,心里面早已经有了谱,正寻找一个解决方案。

明显的,公开疑安华性爱光碟已经不再像过往老套,破坏安华声誉和人格谋杀安华已经不在话下,反之让民联自乱阵脚,未战先竭才是上上之策。

或许,不像外界所猜,民联要推举姑里来取代安华,但民联领袖若再没有方式抵挡国阵的利诱和破坏,内忧再来访,要维持308前后雄风已经不容易了,更甭说展望布城。


刊登于中国报:振国之患

Aug 1, 2011

JPA公共服务局奖学金风头

5月JPA政府海外奖学金录取名单揭晓后,不少申请者落榜,甚至是被调派到奇怪科系,这事情引起了朝野政党的回响,一些认为这是政府多年以来无法根除的病痛,一些则认为是种族间的不平等对待,一些则认为是马华、马青出来抢风头的季节。
可能每年都有问题,造成大家对这事情有少许误会,多年以来公共服务局奖学金分发都有问题,但问题的根本性不同,以往的问题出现在“僧多粥少”,粥少的情况下再不公平的给土著,或其他被认为是“有CABLE”的学生。

唯,今年与往年完全不同的是,在种族比率的数目字当中,或学术而言,完全没有问题,各族群学生拿到的比率与以往没有明显的分别,只是,很多优等,或第一等的学生已经被派往其他奇怪科系,或是完全没有拿到所谓的“奖学金”,只拿到“预科班”。

这时,马青像以往多年般公开接纳学生上诉(其实公共服务局奖学金不接受任何上诉),没有其他“CABLE”的学生和学生家长们便根据马青所提出的方式上诉,引起了朝野政党对马青、马华的不满,指马华、马青过于高调。

事情没有绝对,低调和高调不是取决予马青,报章刊登大小不是马青所安排,马来报章连刊登的机率也未必存在;同时,任何上诉都有时间限制,小声未必能公告天下,对完全没有上诉过的家长们是一种不足,大声则引来非议,引来不便。



当然,就像榴莲台专访中所言,槟州首长职权、与首相关系绝超过教育部副部长,但事实就是,首长和州务大臣们有事忙,不但不救火,还阻止他人救火,只在间中发布了文告,无法系统化的这上诉啃起,才让马青领了功劳。

任何人都可以成立上诉小组,至于想不想做,有没有做,能不能做,有没有成绩,了不了解上诉程序(虽然没有),能不能追赶奖学金上诉期限,最重要是有没有学生相信还是关键,马青在处理这事件上无法马虎,也不能信口开河。

这事件中或许不少人想抢些风头,但必须不能让学生是受害者,更不能在大家忙着的是后泼冷水,从政也必须要有基本的道德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