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31, 2009

PKFZ关马华特大屁事!

无可否认翁诗杰是马华总会长也是交通部长,可是政府事务和党务并没有关系,毕竟官职是首相委任,决定权在别人手上,委任的方式也是视能力而定,如果首相的交通部长不是翁诗杰,是廖中莱或黄燕燕,那是否不应该放在马华党内议程?

就像人力资源部308之前部长向来是马华领导担任,如今首相已经将此位职委于他党,那么是否意味着任何发生在这部门的事务与马华无关呢?直接点,如果他日首相将交通部长职位交给其他人,马华就不需要关心PKFZ的进展和其透明度吗?

虽然PKFZ调查单位以马华党员为多,但是部门事务始终不是党务,身为政治团体任何发生在马来西亚的事情都必须了解,而马华身为政府的一份子除了第一个了解,还要纠正不尽之处,这是责任不是党务。开除蔡细厉是党的决定,不是政府或部门的决定,因此特大议程不应该扯上PKFZ,虽然总会长是掌管交通部,在他口中常常挂着“党内有人和外面势力”勾结,破坏马华,但是不能直接联想PKFZ就是所谓的外势力,难道外势力进入会长理事会开除蔡细厉了吗?

大家都非常清楚,今天马华会分裂并不是为了PKFZ是因为老大、老二的个人恩怨,而且破裂白热化是会长理事会开除蔡细厉,使到全国各地部分马华领袖扬言要召开特大来公平性投票决定蔡细厉的去留。

马华多名高层常常将PKFZ和特大以及开除蔡细厉的动议联想在一起,难免会让社会感觉到“投机”,由于调查PKFZ得到社会全面支持,只要任何有关或无关PKFZ的事务,包括党内的事务,一旦和PKFZ串扯在一起便可以模糊焦点,引起欢呼,投票对某方有利,事实上PKFZ关马华特大屁事!

老翁召开特大!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今早宣布,援引党章第30.1条文,即指示马华总秘书发出召开特大信函,召开一场「挺翁」特大。

正当蔡细历在准备收集特大签名之际,翁诗杰今日突然宣布他将开特大,这也应验过去数日的传闻,也证实本刊最早的报道。

翁诗杰在一項簡短声明中表示,特大是要把最近所发生的事交予中央代表决定,一切依党章行事。

他也表示,有任何进一步询问,可找总秘书王茀明。

根据了解,原本翁派是打算在蔡细历上诉后才开特大,但随着蔡细历没上诉意愿,因此,翁派便提前开特大。

按照党章,若总会长行使权力开特大,只需7天发出公函的时间即可。

此外,目前仍未了解,翁诗杰这场特大,是否抗衡蔡派的特大,抑或涵盖蔡派的议程,只来一场「终极」特大。

消息指出,只有一场特大存在可能性,这也可保马华不重演「梁陈党争」历史,不至于搞得四分五裂。

如果翁派也准备开特大,您相信吗?

Aug 30, 2009

国阵8大名菜

网络论坛上看到的。。。
超级有创意的菜式!想出这些菜名的家伙,还真的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呢!

国阵八道名菜,国庆日推介,大家万勿错过!



*** 欢迎来到本酒家!请大家凭票入场, 自行对号入座。 ***

1)蒙古炸香鸡 (享誉全球,最满意的招牌菜)
(特色:原汁蒙古风味,用特制C4粉腌制) - 国际驰名

2)火煎田鸡脚 (货源不多,季节性质,需先预定)
(特色:用火箭+兰眼牌花雕用文火煎青蛙腿)- 收买青蛙

3)翁菜炒鱿鱼 (本周更备有特大鱿鱼)
(特色:采用麻花牌蚝油配料,这道菜简直家喻户晓)- 马华内斗

4)黄姜宫保鸡 (另加开斋节查宫沙爹)
(特色:适耕庄生产黄姜+闷骚沙白辣子鸡) - 基宫曝光

5)酱蒸鼓打鱼 (马来西亚土产,道地风味)
(特色:用熟练的非理性刀法剁切鱼肉慢蒸) - 土著固打制

6)香茅草卤鸭 (内安部极力推荐的食谱)
(特色:用1987年新发现品种之茅草烹调新鲜鸭肉)- 茅草行动

7)咸蛋炒蟹王 (闻名吧生港口大毛蟹)
(特色:用上等吧生港口46亿斤螃蟹以咸蛋大火翻炒)- 吧生港口事件

8)白果莲子羹 (甜品)(入口清凉)
(特色:七颗精选白果炖莲子=白芒一尝) - 补选七连败

附送 1 black m.coffee民主黑咖啡饮料 (每人一杯)



余兴节目:马来剑出削表演, 撕肖像比赛,踏牛头舞蹈
幸运抽奖:回唐山飞机票乙张
现场免费派送:教煮蔡光碟CD

地点:华仁寄居蟹 海鲜大酒家
主管:阿末依斯迈
超值优惠价:RM 308++ (原价:RM 513 )

由于反应非常热烈, 预订从速,以免向隅!!!

开除党籍会否太重?

在外界对马华署理总会长被开除引起党内轩然大波之际,马华总部周五(8月28日)在马华网站上公布纪委会报告重点摘要,其中包括:

一)性爱光碟女子不是蔡细厉妻子;

二)光碟已经在全马分发;

三)蔡细厉把责任归咎在偷拍者;

四)辞职后继续担任国会议员;

五)通奸比赌博更坏;

六)公众人物要有公众人物的风范。

博主向来对马华纪律委员会抱着非常崇高的尊重,而且认为历年来的纪律委员具有非常稳重和可信办事能力,除了步入2000年,马华前2任总会长林良实所委任的纪委会;主要是因为马青803丢椅子事件将问题都归咎在当时的总团长翁诗杰身上。

当时最让人不满的是,会长理事会接纳纪委会报告,判断翁诗杰是幕后黑手,不但冻结了翁诗杰党籍,也委任了三星(不是福、禄、寿,是三人委员会)接管马青总团,暂停总团所有活动,只有政说馆例常活动经经百般争取后才获得进行。

虽然101%认同领袖应有领袖风范,不能公开向社会展示不良动作包括抽烟等,可是博主偏偏就是对纪律委员会开除老蔡的几点论诉感到好奇:

一)性爱光碟女子不是蔡细厉妻子-这是不争的事实,可是为什么不是蔡细厉妻子就要开除他?简单来说是因为他和合法妻子以外的女性进行“不道德行为”。

二)光碟已经在全马分发-光碟有没有分发全马,没有人知道,即使是也不关蔡细厉的事,毕竟分发或发行的人不是他,而且罪不在翻版光碟,在于光碟内有蔡细厉“不道德行为”画面。

三)蔡细厉把责任归咎在偷拍者-身为受害者(相信没有人敢说不是),第一个反应和最后一个反应不应该是这样,难道针孔出现在私人睡房中是正常,还是他应该为不轨行为进行面壁思过数年,不追究的情况下感激偷拍人士?料纪委会想传达的该是他涉及了“不道德行为”,而不是先逃避责任吧!

四)辞职后继续担任国会议员-基本上这是钻牛角尖的看法,辞职后继续担任国会议员和党务有何关系?难道要制造补选,劳命伤财,还是在党没有妥当安排的情况下放弃服务遴选他的选民?说句公道话,辞不辞职没有违反党章,因为党没有指示他辞职,而且他辞职由始至终都是自愿的。说到最后应该追究的是他没有彻底为“不道德行为”负责。

五)通奸比赌博更坏-这是没有衡量标准的指责,有人说二手烟毒害身边挚爱、破坏大自然、完全没有环保意思,可是多少马华领袖依然公开抽烟,况且党没有说赌博是违反党章,那如何比较通奸?大家只能评定的是通奸是“不道德行为”,违反法律(不是党章)。

六)公众人物要有公众人物的风范-除了性爱光碟内的“不道德行为”,蔡细厉是公认马华党内具有公众人物风范之一位。

由此可见,蔡细厉根本就只有一项错误,就是21个月前,“私下”进行“不道德行为”,被某人发现并拍摄,虽然偷拍是犯法及极度缺德的行为,可是至今没有人承认,也没有捉到此人,无法定罪,因此马华不会追究揭发领袖不道德私隐的人,可是必须对付诚实承认错误的领袖。

当然,不能怪前领导没有执行任务,或者当时候只接受蔡细厉的引咎呈辞,只能说多位党内领袖还很忙,党务繁多,除了口号还有很多改革必须执行,可能在不明白或无暇深入了解党章意义的情况下,放弃认真追究。

相信没有人会反对惩罚党内犯错的领袖,唯,为何不直接说蔡细厉有不良示范,进行“不道德行为”呢?设计多项句子来引导别人的看法,这样更让大家怀疑用“开除党籍”来处罚蔡细厉过于重?

Aug 29, 2009

短讯攻略(二)

若说特大的召开是一场道德审判,那么党选时投蔡医生的中央代表也没有道德,没有羞耻和智慧?!

总会长明知有利害冲突,还不避闲乘坐免费机,难道有身为政治领导人应有而且更重要的政治操守与道德吗?

(短讯一)

各位中央代表: 请扪心自问,自己是否叫鸡(或叫鸭),偷情(通奸),或享受口交(或肛交)之乐? 人在做,天在看,有就是有,骗不了天,骗不了地,更骗不了你自己!

翁总假清高,自己没有嫖娼,难道别人不能叫鸡?自己不敢偷情,也阻止别人通奸偷吃?自己只会男上位,就不准别人口交、肛交,玩3味?

什么叫道德?别人看不见的,就是道德。敢问纪委会和会长理事会诸位男子汉大丈夫,你们敢说自己一生没有叫过鸡?偷过情,享受口交性爱?

所以说,我们应该团结一致反对党开除蔡细厉,三大反对理由如下:

(一)娼妓是古老行业,蔡氏自己出钱叫鸡,促进社会繁荣,有什么办错?

(二)偷情通奸是他蔡家的家事,人家老婆和孩子都不理,还要你“鸡婆”,多管别人床事?

(三)说他口交犯法?人家警察查到现在都不捉人,犯不犯法, 不由你说了算!

(短讯二)

同志们,张庆信现在已公开出声挺蔡细厉,这已经证明我之前的消息“蔡细厉和他的亲信们决定毁掉马华,然后配合张庆信成立新党获由民进党来取代。”(政商勾结,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
(短讯三)

短讯攻略

特大风雨来临,任何一派若还是无法操作资讯工艺,如部落、网络、短讯,就有如自绑双手任对手毒打,因此如果这时候代表们手获电邮、短讯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昨天,临睡前开始收到短讯:


第一则:
“同志,为了保护一个国际性爱巨星......‘蔡细历’而毁了党,值得吗?”


第二则:
各位爱党同志们请你们来救救党,《性爱光碟,千万献金》党员无脸见人,谁的错?


马华不是个人资产,两颗生虫的大树使党员们心痛疾首,不管怎么说《马华是我们大家的,更是当今执政者代表华人的政党》现今我们凭什么分党派,还死咬对手的仓疤不放,两位都是政治的[0]分者,政治烂苹果如何领导马华,今天是致命的关键,身为党员的一份子感到愤怒吗?


什么特大?开了又如何?马华党争胜者从无好日子过,同志们马华不能一错再错必须团结,我们还是有希望。从中寻找一位有诚信及能干没分派的好领袖?


第三则:

马华如果开特大,将会是一场对政治人物道德标准的审判会。马华纪律委员会是基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涉及嫖娼、通奸、口交,道德沦亡,斯文扫地,而作出开除党籍的裁决。

蔡氏支持者发动“倒翁”特大。其实特大是唯一平息党争的方案,也是一把双刃刀,可“倒翁”,也可“杀蔡”。

特大议题只有一项,即:蔡洗历涉及嫖娼、通奸、口交,是否应该被开除?

如果特大开除蔡细历,证明马华是一个奉行高道德准则的政党。

若特大驳回开除议案,证明马华是一个道德沦亡,是非不分的华人政党。

2400名中央代表,马华未来命运和前途,掌握在你们手中!

由于博主不是中央代表,所以没有太多“好料”,收获短讯的朋友,不妨在此分享或转发给博主。谢谢!

Aug 28, 2009

总辞是威胁性言论

马华会长理事会成员已经取得共识,即开除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厉决定,一旦遭特大推翻,将随同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总辞。

马华领袖不是高官就是大公司董事,可是今天竟然为了“不想给蔡细厉公道”而先透露风声,要集体辞职,美其言为“作为原判人的会长理事会成员准备辞职负责”,实际上带有威胁党员做出公平、民主审判的机会。

特大风雨来临之前,蔡派开始到全国各地收集签名召开特大,原因并不是希望马华破裂,而是希望大家可以在次为党做出决定,是否让蔡细厉继续留在马华为党服务,“公平的审判这事件”,并不是挑战党的构造及操作方式。

会长理事会成员来自全国各州,先不谈党选期间他们的口号多么的为党、为民,他们出席会长理事会除了必须义务性执行党的任务,捍卫民主社会,同时也代表着自己州属马华,也是该州马华的一种荣耀。

今天他们是用什么方式及所谓的组织理念来总辞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一个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更应该鼓励召开特大,先参考特大的议决案再做出决定,而不是先丢出“威胁”党员的言语,希望马华代表们作出决定之前留一些情面,尝试阻止一个公立角度的审判,尝试影响召开及其议程。

负责任的人应该避免影响成绩,大会后才公布,同样的也可以用很多种方式,如全体会长理事会:

一)必须记大过,可以继续担任职位,1届(5年)内不能成为候选人;
二)将功补过,留在党内,继续为党付出,团结基层;

三)解散目前的纪律委员会,重新委任中立的纪委会成员;

四)虽为官,可不领薪,将薪金全捐给马华。


对外而言“总辞”这个字眼,非常不理智且幼稚,不但破坏党的形象,构成社会怀疑马华向来的信任及成熟程度,况且“现在就由党员来选择要蔡细厉,还是整个领导层”这句话似乎是“有他没有我”,已经完全忘记了本身竞选的责任,当了马华是某人私人财产,要就来不要就算!

领袖!领袖!希望这“总辞”并不是您们所想,党同志是非常珍惜每一位领袖,更希望领袖真心付出,不是“威胁”和“冲动”,正如党领导所说的,马华是一个稳重且理性的政党,马华的成就是靠堂堂正正一步一脚印的努力,从来没有靠威胁求存。

如果翁派也准备开特大,您相信吗?

在蔡细厉被开除后,社会、马华党员目前最为关心的是,马华中委会是否通过会长理事会决议,而是亲蔡的特大开不开得成?亲蔡的特大议程是什么?什么时候可以完全收集到800或以上的中央代表签名,来召开特大?

大家可别忘记,即使800个签名收集到后,当权派又会有什么反应?如果每一张表格需要审核,然后才被批准召开,那么可能产生的“技术性”问题实在太多:

一)800个签名是否正确?
二)所签下的名字的特大召开书,议程是否一致?
三)签了名字后会否被点名,然后一个个再被劝服退出?
四)被指在收买的情况下签署,因此需要纪委会调查?

五)审核时间被拖延,特大无法如期进行,习以为常已接受结果。

目前蔡派以“千万政治献金”为由召开特大,一些代表认为这是严重而迫切,可是这事情法庭尚未定案所有猜测性的疑问,无法成为一个强而有力的理由说服代表签下特大召开信,相反的如果翁派用“核准纪委会建议,开除蔡细厉党籍”为议案,召开马华特大更有公信力和迫切性。

更何况根据党章,只要超过指定中委人数要求召开特大,便可以立即批准,这动作比起800个代表签名来的容易以及方便,毕竟中委会内多数成员以总会长为首,只要中会长一声令下,中委会成员们必当赴汤蹈火。

过去比较有争议性的特大经验告诉党员,只要当权掌握的方便多,支持票数相比之下也比较踏实,只要以“辩论技巧”、“口才”、“官职的稳重程度”影响到现场出席人的观点,被通过的机会可大大增加,因此“核准开除蔡细厉”的特大议程或许更加容易召开和通过,这样一来可以快刀斩乱麻,也可以让老蔡还魂乏术。

Aug 27, 2009

难道马华舞台被利用了?

开除蔡细厉会造成党分裂吗?

自从马华老大、老二被遴选出来,两者之间的牙齿印已经超越了一切,包括党的前进和三拼,所以昨天会长理事会的决定一出炉,一些马华党员深深感受到原来马华还有第四拼,就是拼走署理总会长蔡细厉。

大家所疑惑的为什么领导口中的“没有能力条件分裂”是指什么?一个没有目标或是明确目标的团体,会浪费很多时间在处理内部人事问题;一旦每个领袖都知道自己的任务,如何复制自己的责任,大家那么忙哪还会记得谁有不良记录,所以“羊毛出在羊身上”,蔡细厉不是分裂的主因。

蔡细厉是中央代表在去年10月选出,他的性爱光碟在前年7月后流传出去,这里有两种想法:

一)马华中央代表完全不知道蔡细厉有性爱光碟

二)马华中央代表已经为蔡氏光碟做出判决,决定让他继续留在党内,不然现今的署理中会长可能就是黄家泉或是林祥财

在这两个看法中第一种较为不可能,而如果大家的看法是第二种,那就是已经决定了蔡细厉的去留,并且已经准备面对社会的冷嘲讽语,如果党员们是用民主程序表达了意愿,马华领导们还担心什么?

会长理事会今天的决定,未必是顾忌太多,他们担心蔡细厉的光碟会波及马华,会影响马华声誉,可是在另一个角度而言,会影响声誉,早在蔡细厉当选的那一天已经发生,此举只可能是第二次影响声誉,更违反党内民主程序。

如果蔡细厉让马华第一次或永远影响马华声誉,必须开除,那么会长理事会成员第二次影响马华声誉,违反党员议员,推翻会员大会的委托,该当何罪?

为何党内所选的领袖只看党外,注重党外的看法,多过看党内感受,多过注重所谓自己人的投票结果?难道马华舞台被利用了?

今天很多人开始不明白,蔡细厉所犯是个人问题,他重来不会将党牵扯下去,反而一些领袖有意无意将政府部门事务和党务混在一起,公器私用,可是为何被开除的却是蔡细厉?

一些人认为纪律委员会这次的建议过于重,一个曾经为党在州行政议会、在内阁捍卫马华;捍卫华社的前部长(除非马华部长向来在议会、在内阁没有发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何有损党的声誉最多也是冻结党籍,难道马华从来不在乎为党付出的人?

千万不要成为匪贼

Aug 26, 2009

蔡细厉成马华史上第一个被开除的署理总会长

马华会长理事会接受纪律委员会建议,宣布开除涉及性爱光碟事件的署理总会长蔡细历的党籍 ,蔡细厉成为了马华历史上,第一位被马华开除的署理总会长。

虽然在马华会长理事会批准纪委会的建议,仍需通过中委会的批准,不过蔡细历悲观地指出,中委会通常只是扮演“橡皮章”的角色,纪委会的建议向来都获得批准。



蔡细厉声明

今天,马华纪律委员上呈报告建议将我开除。这项决定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因为总会长多次试图推翻基层的意愿,以终结我的政治生涯。

但身为忠诚的马华党员,我必须服从纪律委员会及会长理事会的决定。我深信,马华党员都彻底明白我何故被冻结,以及为何我党领导层须把我退至边缘。


任何与总会长立场相违的同志都被视为他的敌人或威胁,这早已是公开的秘密。这些人甚至被标签为:


* “倒党”分子;
* 黑帮;
*
与商人勾结集资“倒翁”的人士


马华总会长为党提出“三拼”改革:拼经济、拼政治、拼种族和谐。但事实上,“拼蔡细历”似乎才是他最重要的议程。


如今我已被冻结党籍,希望这能使总会长安稳入眠。可是,并非所有人有能如此奢乐,对那些爱护马华的同志,我们的工作才刚开始。今天,已无关蔡细历或翁诗杰,真正的问题是马华作为国阵第二大成员党,迄今仍然毫无目的和方向地漂流。


308大选至今已16个月,党选也落幕10个月,但却不见马华有明显的改变;不见求同存异、团结一致,相反的,党员的士气低落,大家不断地互相猜疑。


峇东巴锡补选成绩再一次证明马华已被远抛后头。


爱党的同志必能意识到,现在必须团结起来挺身救党。否则,我们很快就会被彻底地淘汰和遗忘。

我有信心,马华党员不会让一个人毁灭整个党。如果我们不挺身面对挑战挽救这个党,那才是马华的悲歌。

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救党是唯一的前进方式,这样我们才能协助强化国阵,并携手实现一个马来西亚的目标。

马华冻结蔡细厉党籍,您相信吗?

自8月4日蔡细厉到马华总部出席听证会后,坊间一直在猜测马华总会长会否就蔡细厉“性爱光碟事件”,在某个会长理事会会议,决定冻结蔡细厉党籍3年或是直接开除他的党籍,了结马华老大、老二自去年10月18日开始形成的心结。

马华党内老大、老二拥有心病已经是公开的事实,双方有时回应媒体也会用上“我们两人的问题,不会影响党的议程”,虽然这句话感觉有点滑稽,可是除了这样讲,还能怎样?继续这样下去,即使没有特大也会摧毁马华。今天下午,接获一些关心马华人士的电话,指今晚马华会有一个临时通知的会议,议程应该是非常重要,议决案会是通过纪律委员会的建议冻结蔡细厉党籍3年,更直接了当或者会是开除蔡细厉,毕竟只有这种动作才能达到:

一)老大、老二少了其一,将重新团结马华;
二)证明给国阵,蔡细厉是来自马华,国阵不能操控结局;
三)了结特大疑云,不排除会有特大,可是已经一劳永逸制止以后召开特大的可能性;
四)制止刚燃烧起的党内反对声浪;
五)摧毁改革派、激进派唯一合作对象。

另一方面,如果在老蔡被冻结党籍或开除后,特大还是没有召开或是没有能力召开,更证明了召开特大真伪,召开特大的可能性,甚至证实传闻中的1亿是否存在,到时候会有领袖为本身讲过的话负责吗?

总会长的短讯

刚刚看见留言,来了一位自称小妹的SELINA,说在她部落格内有翁总的高级信息,起初还以为有1千万的内幕、神秘证人的身份,还是重大而不可告人的内幕,立即点击进入,不料只看见两则短讯,而且还要是难以消化的短讯。

说实在,曾聒英文程度不好,无法了解短讯内容,但是很肯定的就是,这短讯和PKFZ无关,更不能确定的是这电话号码是翁总的,谣言止于思考者,希望大家看了当作学习英文,没有必要相信。

以下是有关短讯图案和网址:

http://selinaway.blogspot.com/2009/08/blog-post.html

停止翁诗杰党职权

霹雳州马华6个区会领袖联名致函纪律委员会主席黄俊杰,要求彻查“千万政治献金”疑云,同时立即禁止翁诗杰执行总会长职权成了今天各大中文报章的焦点,这6区会所诠释“疑云已经引起街头巷尾议论”是主因。

霹雳州6区会成员代表哪个单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看法,正常角度只要法庭还没有判决老翁败诉之前,老翁还是清白的,不过这6区会角度或许会是,张庆信指款项是捐给马华,而至今马华未曾接获款项,被指领款者是老翁,这涉及了马华本身的利益,在真相还没有出炉以前,同样被嫌疑,既然是位居总会长,就应以身作则,以免更多马华利益被牵扯。任何人都有本身的分析方式,一些党员可能长期被某方所欺骗,或是绝对性相信某方,所以事情一发生他们会认定某一方面是对,某一方式错,这种分析方式没有所谓的对或错,也不能硬要在别人的分析画上自己的看法,然后说他们是叛党。

不管马华和任何人发生什么争议,在真相还未明朗之前,党员有义务先捍卫党的利益,而不是向党内领袖施加压力,这并不是规定只是在党内的先前条件不是取代领袖,而是认同党的方式和方向。

马华本身是一个政党,并不是私会党,不会滥用私刑来团结党员,不过就少了党内的团队默契与教育,自党校成立以来举办多项“共产党国家”的政党模式,有时举办比较有深度的讲座,肯定看不见党内高层领导。

马华必须重新规划及贯彻组织概念,不能让外人感觉到马华像所传一样,内乱取代了政纲。

Aug 25, 2009

国庆日的心酸

心血来潮,到国安部网站浏览,检查政府给准公民的国庆日礼物,不料发现难以接受的事情,封建的想法就是本身的种族偏激,好听的说法是“或许又出现偏差”。

国安部进行多日的遴选,终于在上星期公布国庆月公民权面试名单,名单共有56页9月1报日开始,分别在每天3个阶段进行面试,一直到最后一页名单是到9月16日,这次被遴选面试的人数超过1千6百人。 对居住大马超过25年还持着“红登记”的盼望者来说,“国庆月礼物”是一个成为大马公民的期待,他们可以通过面试,实现多年来的梦想,可是翻阅了12页后才看到1个不像土著的名字出现,总的来说56页的名单当中,华裔加印裔名字不到10%。

另一种情况是,为何这样多在1980年以前出世,或1980年以前已经居住在马来西亚的申请者还没有机会参与这项面试,反而一些7字辈,8字辈的人优先考虑面试?这次的遴选面试,是否表现出多处未能尽善的丑态呢?

虽不能说这是不对的政策或遴选方式,可是政府必须要透明的进行遴选,公开遴选方式,让社会更加了解操作方式,进而体谅政府制度上的难处。

可能曾聒母亲曾经也是“红登记”持有者,她是经过多年的申请后在几年前才获得“蓝登记”,所以心中萌生酸感,更痛恨的是,在政府部门多年,忘了关心母亲,没有真正帮她处理身份证申请事务。

母亲的身份证常放在裤子里,被折坏了,最近曾聒带她到布城的国民登记局重新申请身份证,有谁会想到,当天曾聒心中第一个想法是什么?

曾聒竟然怀疑政府,担心换取新的身份证会因为偏差,出来的颜色是“红色”,将多年申请的公民权利给还原,因此在柜台再三重复询问及叮嘱。

当局必须了解及体谅,惯性的偏差,让人民心中产生的不只是阴影,而是无比的恐惧。

Aug 24, 2009

PKFZ应该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马来西亚过去几年,对某些人民所质疑的事项展开调查,每次调查的开始都是赢得很多掌声,但是调查结果总是在某个阶段让人留下疑问,连前首相阿都拉上任鼓吹肃贪,将主要2位所谓涉及贪污的巨头捉拿后,最后还是无罪释放,留下了很多谜。

巴生自由贸易区(PKFZ)调查报告一公布,就让交通部长兼马华总会长卷入1千万捐款疑云,同时目前社会在流传港务局主席在报告还没有公布之前,也曾经会见张庆信,有者传是与PKFZ有关,也有人传两者之间只是叙旧。

无论谣言的真实,这种种事情已经再次引起社会对调查报告可信度,偏偏着手调查的人面对多项指责,调查和被调查双方都认为PKFZ必须继续调查,而且透明化过程并且公布真相,这难免会让社会感觉到困扰,为何两者的意愿一样,在媒体上表现为何势不两立,难道双方已经把透明报告加上私人恩怨?

曾经有者指出,调查报告是在单方面的资料,没有结合发展过程的一些费用及细节,有欠公平;这似乎不再是官员回避尖锐,或将利益勾结的一面扫在地毯下的问题,而是被怀疑的是公布的未必是事实的全部,有闭门造车之嫌。短短的数个月,PKFZ成为了众媒体的头条多次,双方各执一词,在首相眼中,一个是内阁部长也是马华的领头羊,一个是国会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也是团结东马政治的其中一股势力,如何处理才能平衡“自己人”?如果这时候喊停已经难以平复人民的欲知权力,难于向人民交待,更摧毁肃贪和一个清廉大马的里程碑。

既然政府的调查多年来都存在着种种疑惑,首相应该成立一个“独立委员会”调查PKFZ的真相,独委会的成立不是不让前者继续调查,只是减少调查过程被怀疑的成分;与此同时,为了公正无误,也应该委任民联成员加入调查委员会内,除了监督调查过程,也必须确保双方在最公正情况调查,以“良心”、“责任”让真相早日体现。

Aug 23, 2009

皮条客本色

由于9月19日刚巧,碰上开斋节,而有意出席919博聚的朋友们,可能会面对高速大道失去速度指标,开车上北马的博客们可能会堵塞在大道而疲惫无比,因此曾聒有个想法,就是中马、南马的博客们可以提早一天,即18日下午在吉隆坡集合,大伙儿共乘巴士一同前往北马。

除此,曾聒欲再度发挥皮条客本色,安排吉打一日游,建议时间表如下:

18-09-2009(星期五)

3.00pm 在沙登南城集合启程(为什么是南城?方便安排20日的早餐)

6.00pm 在霹雳怡保吃牙菜鸡(顺便见啊利和BADMAN)

9.00pm 抵达吉打最高峰-日莱峰(Gunung Jerai)(阿武叔认识阿武婶的地方)

9.15pm Check-in 渡假屋

9.15pm 烧烤讲故事、阿武叔弹唱会(建议由王孙文准备烧烤物品和食物)

11.00pm 入寝


19-09-2009(星期六)

8.00am 早餐(山上应该没有什么好吃的食物)

9.00am 抵达峨菕(Gurun)吃街边小食-著名的鱿鱼雍菜

11.30am 在美农(Bedong)午餐,吃远近驰名的炸猪手(如果需要,不然就提早到双溪大年)

12.30pm 抵达双溪大年(曾聒成长的地方),驰名吃火车路旁的印度面和驰名SP河边的花生搅、红豆搅、椰子搅、水果搅等

2.30pm Bukit Hijua瀑布(要准备短裤衣服更换,尤其是身材不好的男士们要穿上衣,不要破坏大自然观感)

4.00pm 吉南热水湖(天气热没有办法玩水,如果需要就带鸡蛋去)

5.00pm 出发到919博聚,节目重点如下:

日期 :2009年9月19日
时间 :晚上 7点正到关店
地点 :部落客咖啡馆,位于槟城大山脚(地图将会于不久後发出)
费用 :每人RM 30.00 (有备晚餐)

暂定节目重点:
1)博客交流 (乱语胡言会分享”从世界看大马博客”)
2)博高点率 (如何提高点击率~钪凯)
3)博客须知
4)Gadoh”影片分享会

晚餐后开车回吉隆坡,早上抵达吉隆坡后,建议到JALAN IPOH吃点心。


必须注明:由于租借巴士(27个位子)费用昂贵(RM2400-两天)、日莱峰上的渡假屋价钱不菲(RM30-RM40一个人),加上餐食费用,因此必须仿效某政治“集体承担”的口号(除了双溪大年两餐包在博主钱包上),有意共乘巴士者请尽快联络皮条客(刘振国012-2634433),以便安排交通工具;若人数不足只好安排多几辆房车代步。

Aug 22, 2009

阵营VS候选人

不知道是标题问题,当场采访记者的问题尖锐,还是发言人的表达方式,看到“不愿置评是否有污点,马华任务是拉票”内心萌生余愧感,这并不是任何人的错,只是和本身的宗旨有所不同,难以理解,难以接受,更难以适应。

马华总会长昨天表示,“不由得他或任何人去评价国阵候选人罗海扎是否一名存有污点的候选人,因为马华的任务是启动竞选机制,确保讯息可传递以及国阵获得支持。

的确,任何人都有过去,过去并不代表未来,候选人是一个曾经失信客户16万令吉,而遭律师公会除牌的人,这不重要吗?

先不谈候选人会有什么理想,也不谈他被吊销执照的前因后果,可是一个曾经连自己的专业都可以出卖的人,会对目前没有系统模式的选区拨款管理得好吗?一个曾经背叛客户会否拿出诚意来服务选民?

拉票必须坚持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理性、全面地分析拉票原因,当记者问起这问题就不是偶然,可能答案大家都心理有数,只是要看领袖如何应对,这本来就是针对候选人的一道问题,若答案是“一个阵营”的论述,真相利与弊大可分晓,毕竟要胜出的除了阵营还有候选人。
相信马华一路走来所推行的堂堂正正、清清白白、踏踏实实不只是党员们精神守则,也是迎合新时代社会工作者的竞争条件,可能这不像团队感性的呼号,可是却是理性的追求,不要让外界感觉马华在国阵内部失去本身的灵魂,没有自己的分析能力。

或许这回总会长的言论又被歪曲,也许之后有人会说这是采访媒体的了解能力有问题,总而言之就有一种原则不能放弃,那就是不能因为阵营老大所选的,就认为是人中极品,人总会有差错时,308马华是输掉的是一个阵营并不是候选人,马华的候选人条件绝对不会弱于他人,因此领袖们更应该传达或教导选民的是如何选择一个有根基、有被信赖基础、有能力的候选人,不是盲目跟随阵营。

Aug 21, 2009

谣言比较动听

马华特大最近传得沸沸扬扬,让全国很多马华领袖紧张,不知所措,甚至有一些领袖向代表们清楚作出“交代”,一旦有收获召开特大信件,就要“一起”讨论,作出一致的决定,不要让外人看到马华连分部都分裂。

说到“马华开特大”,正常人都会联想到蔡细厉,马华如果内乱该是从鱼头开始,即是老大、老二关系决裂,某一方召开特大弹劾另一方;很偶然的,几个月前在八打灵遇见蔡细厉,就问他什么时候召开特大?特大的议程是什么?

蔡细厉笑笑的说,去年他一上任就听见有人要召开特大,可是到今天还是没有看见任何动静,大家“只见雷声,不见雨水”,有没有特大他也不知道,更不用说这特大的议程。马华有2188名中央代表,其中还不包括当然中央代表,即区会主席、国州议员、上议员及马华中委,如果有人要发起特大,除了中委会通过,就必须收集整800名中央代表签名,才可以正式由总秘书发信通知召集。

在人性角度,当某人将附有议程的特大召开建议书交到代表手中,代表们的反应会是什么?有谁可以想象,这800个签名如何收集?

一)不想做“臭人”-明哲保身:毕竟所有召开签名必须要交给党中央,党中央要先过目,或测查签名的真实性后才可以召开特大,担心被点名的代表,即使支持也不会签署信件;

二)对方的支持者:无论任何领袖都有本身支持者,不小心碰见对方支持者,不但不会签署,反而会走漏风声,或召开记者会“抨击”对方;

三)全马跑动:要收获法定人数签名,不但要到全国各地见到各区代表本身,还要说服他现场签署,不然回家后,只有等;

四)演说会:特大除了要有很好的召开议程外,也要有很好的讲师团,必须到处拜会代表,顺便进行演说会,然后用非常生动以及最煽动的看家本领,激起代表们有召开特大的心情。

五)短讯:马华内部会出现很多版本的短讯,攻击某领袖,希望代表们本着雪亮的眼睛,正义之心,为马华主持公道;

六)记者会:很多识时务者将会纷纷记者会,可能是“澄清”或是“表态”对于特大的看法;

从以上愚昧几点,大家应该会了解,要在中委会权限以外召开特大,要费上的力气、精神和金钱非常庞大,任何一种动作或是特大召开信必须经动所有代表,以及不是代表的相关人士(穿针引线者),要偷偷召开特大,简直是难过登天。

谣言肯定比较动听,如果有人传特大将要召开,就必须先问问身边的马华代表是否看过这封信。

注:马华特大出师无名

Aug 20, 2009

赵明福神秘信件来自反贪局

赵明福家属代表律师哥宾星昨天提呈给验尸庭的神秘信件,这封相信是由一位来自反贪会的匿名知情人士所撰写,揭露一位反贪会高官涉及盘问赵明福,并且可能导致他坠楼身亡。

有关神秘信件是以反贪会的官方信笺头和马来文书写,并且言之凿凿的指责该名反贪会高官的惯常盘问手法——包括抓住嫌犯的腰带。在这封神秘信件的出现,非常特别,既然要匿名,为何又要使用反贪局官方信笺头?无论写这封信的人是否来自反贪局,要协助调查此案,除了要将真相写出外,最好本身可以出庭作证,若每一件事情都要都还要调查和猜测,无形中会拖延案件审讯进展。

如果书写神秘信件的人来自反贪污局,只要根据信件文法,以及当时有机会看到赵明福盘问过程的人推测,反贪污局同样会就有所头绪,猜出此人身份,因此要保护自己,担心露面会招惹生命受威胁,更应该站出来,再申请人身保护,要警方贴身保护,才是最佳方式。

无论这封信件是真伪,法庭必须要认真看待信中所提的每一项细节,以免疏漏,尽早将真相公布,将涉及滥权和违用私刑之人捉拿。

风云时报.......

《风云时报》今天早上放上公民记者““一千万献金疑云” 魏家祥和马青从前锋改打后卫之文章,文章中提及马青石马华的臂膀,因为年轻所以团员们表现激进、进取,到处从60年代李三春担任总团长开始,就树立敢于维护党和领袖形象,敢怒敢言成了传统与标志。

文章尝试将魏家祥和向来的马青精神作比较,又将魏家祥和周美芬日前敢敢向张庆信对着干的动作相比较,更提及网上对魏氏的8点指责,最后竟然有一句“网上材料采自:http://keykok.blogspot.com”。其实这8点并不是曾聒所言,只是来自一亿是17辈子部长”文章中的匿名留言;由于很多朋友还没有部落格,没有所谓的ID,为了方便他们留言,曾聒没有约束留言者;同样的,曾聒尊重每位浏览者的看法,也未曾删除过任何留言,留言中一些是心情;一些是宣泄;一些是真实;一些可能是猜想,所以必须加以思考。

在张庆信和翁诗杰的事件中,存在着太多疑问,间中当然出现很多表态”支持文化,可是毕竟已经交由警方处理,站在尊重司法,尊重警方和双方(国阵成员)立场而言,魏家祥即使挺翁也不应该再继续舆论似轰炸,更何况马青已经表明立场,愿做总会长后盾。

马华内已经没有多少个像魏家祥般如此有动力的领袖,而且马华内部发生的事情都纯粹是个人问题,与魏家祥无关,摸黑他对马华,对社会一样没有好处。

在8点指责只能由当事人回答,可是很肯定的是很多项指责是不正确。

寻找黄金屋

自黄家定时代开始,马华倡言要清清白白做官、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做事,从那时候开始马华党内规定领袖不得用金钱换取政治支持,包括不能给区会任何捐款,不能公开请马华同志们吃豪华晚餐,不能邀请马华同志们免费出国旅行等。

领袖给捐款后支持率提高是合情合理,可是一些外人肯定不明白,为何连吃饭也要被规定?这些规定并不是没有理由,据说,党选年党内曾经发生过一写可爱的事情,因为到访区会的领袖很多,区会领导每站在台上就说要支持有关领袖,同志们就开始混淆,职位只有一个,如何每个领袖都支持呢?这时就会有人以餐食价钱衡量领袖们的诚意.......

同样的免费出国游分两种,一种是不希望党员出席某活动,有心人就在某活动举行时免费送党员们出国旅行,这样做不但不会被怀疑故意杯葛,而且是最不能被阻止或取消的动作;另外一种方式就是在党选后胜出的领袖兑现诺言,安排免费旅行。

如今杜绝党内金钱政治规则已定,让很多领袖开始无从下手,在马华领袖汇报会中听见,总会长说有人在集资一亿想倒他,若不成功将另成立新党;“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如果“用钱买签名”开特大的事情会发生,这集资一亿元的党内人士,肯定很清楚党规,知道使用“现款”才不会有证据。

根据挺翁人士所言,总会长没有拿过1千万捐款,据他们推测1千万至少要有20个占士邦公事包之多,相等于20公斤的物品,这么重和多的现款,连运送都成问题,马华总会长肯定没有拿。同样的,如果倒翁黑手已经集资一亿,那么这200公斤或超过200个占士邦公事包的东西如何运送和存藏呢?

这屋子必须要有很好条件,如:

一)不能是公寓或是需要走楼梯的房子;
二)交通必须方便,以方便街边遇上代表要立刻过水;
三)屋子地点不能建在低处,或吉隆坡市中心,不然水患后晒干工作量大过筹款;
四)屋子本身具有防白蚁条件,不能让1亿白白蛀烂;
五)必须装置防火系统,不然就要很多灭火器;
六)储存地点必须很宽大,如果是房间,有关房间至少要有500方尺;
七)屋子要新建,不能发生水喉漏水、水管破裂之事情;
八)良好保安系统,甚至自动报警系统;
九)屋子内必须要有壮丁,以方便搬运钞票工作。

这位倒翁人士,来头肯定不小,因为要有以上条件的房子,肯定不简单,这屋子本身条件就是“黄金屋”,同样的,马华同志们找到以上“黄金屋”就可以知道,倒翁幕后黑手是谁,这样的话,举办“寻找黄金屋”大行动不就行了吗?

Aug 19, 2009

谁是谁非.......

自马华总会长决定公布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详细报告开始,马华相似面临一波又一波的霉运,这霉运很多人认为是来自个人,可是最终伤害的却不是个人,社会开始因为这件事情质疑,除了翁诗杰、周美芬还有多少马华领袖领过张庆信捐款。

听说,自一千万捐款风波至今,很多马华领袖纷纷发表文告挺翁,顺道批评张庆信无中生有;也听说,还有一些领袖通过短讯呼吁马华党员要“同仇敌忾”,捍卫马华立场;但是同样担心激怒张氏,通过某管道希望张氏不要向他们开炮及索取捐款收据。

当有人说,张庆信在反贪污局盘问的6小时内已经证实没有给马华任何捐款,这消息传道某人耳边,某人极度愤怒的说,他不相信张庆信向反贪局承认自己没有给马华捐款,甚至可以LP来赌,而且强调在6小时的协助调查过程中,张庆信已经将手中所有证据交给反贪局。

无论这些事情是真是假,今天张庆信说他以一零吉租借店铺给拉曼大学是事实,合约将要在明年到期也是事实,只不过依曾聒浅见,无论单位是谁,无论这些单位是否有数十亿产业,这件事情不应该牵扯到学子身上,行善在于意义,受益者是国家未来主任翁,这事情不应该当作是这政治风波筹码。
闹到今天,太多的真真假假,马华党内领袖强调的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张庆信也理直气壮说“人在做,天在看”,双方各执一词,都说自己不怕红炉火。

张庆信在昨天声明,“欢迎PKFZ弊案继续彻查下去,唯须在公平、公正、透明化的大前提下,而不是滥用单方面“一面倒”,甚至有政治企图居心的调查手段”,他这番话忽然联想几点:

一)每一次PKFZ事情有进展或见报,张氏反应都非常激烈,是因为没有公正公布报告(交通部单方面推测),还是紧张事情真相被揭露呢?

二)“霸王机”这事件是RAJA PETRA开始现在部落揭露,让KUALA DIMENSI副总裁在记者追问下公开资料;是刻意安排还是政治圈套?


三)一千万捐款事宜是马青总团中委先行在报章上呛声,让当今大马抢先报道;张庆信证实此事,到底是串通党内还是让自已掉入陷阱?

四)民进党西渡被指是倒翁计划的一部份,据了解这建议是在翁总未上任前的议程;这是西马国阵添一帮手还是祸首?


五)周美芬领取捐款若为公,属合情理,很多事情不能单靠个人力量,张氏向来给予社会印象除了PKFZ承包商,也是一位慈善家,若钱捐出是为社会公益,该不该被追究?


据了解,张氏捐出款项,向来都是以现款形式,这对他来说或许是方便别人,方便自己,可是无形中会让很多款项不知去处,也因此会让很多正义之举变成混淆,奉劝张氏未来还是身携支票,除了保护别人还要保护自己。

以上几点或许据有争论性,有人会说一些事情可以刻意部署;同时,有者说过,往往巧合会是一种缘份.......一些没有关联的事情被刻意串上后会真的有动人的结局吗?

这些谁是谁非的确浪费了大家很多时间,盼PKFZ事情早日水落石出,大家也不会再猜疑对方,国阵这场内斗不会叫座,也没有选票回流,希望领袖们还是以人民利益为主。

Aug 18, 2009

15 Malaysia - Potong Saga Full Version



15Malaysia題材豐富,包括種族主義、貪污、大馬足球現狀、人民對政治不滿、回教銀行、孌童癖、回教食品等等。呈獻手法也不一,除了不少喜劇外,也有比較超現實、悲情、諷刺及充滿驚悚情節的短片,反映我們國家不同的面貌。

政治人物的參與,讓導演通過短片傳達反種族主義訊息時,有達到令人耳目一新和特別意義的效果。

不想當個苦命女人,快快認清這7類男人!

回教黨長老協理事會主席拿督聶阿茲、衛生部長拿督斯里廖中萊、巫青總團長凱里、公正黨策略主任蔡添強、前首相署部長拿督再益依布拉欣以及曾經鬧出國歌風波的黃明志參與批判性電影演出,自然會備受矚目,因為他們特殊的身份及政黨背景,讓電影許多情節都有趣起來了。

譬如,如果說短片出現凱里贈送馬來劍給黃明志的畫面,你怎麼看?

“15 Malaysia” 15部短片,將於8月17日至9月16日期間,分期發佈在官方網站http://www.15malaysia.com。網民可免費上網觀看。

聶阿茲演回自己
聶阿茲參演的《The Tree》是由《最後一名共產黨男子》導演阿米爾莫哈末執導的紀錄片,所以聶阿茲是忠實地扮演自己。他在戲中循循善誘地用簡單的“種下種子,化為樹造福人群”的道理,深入淺出地說回教教義。

再益依布拉欣在《The Son》其實只是客串;但是,他在電影中是扮演疑似部長的角色,在新聞報導中譴責種族主義者。

在《Meter》與凱里聯合演出的黃明志,也在《Potong Saga》這部短片中參與演出。這部短片將於週一(8月17日)在15 malaysia官方網站http://www.15malaysia.com首演,據情指想申請回教銀行戶頭的黃明志因誤聽損友,以為要割包皮才能申請,結果壯烈犧牲自己。

《One Future》引人省思
蔡添強主演的《One Future》說的是一個沉重,但充滿省思的寓言故事。說未來的馬來西亞,政府分配屋子及工作給所有人民,讓人民過著安定的生活,不過條件是失去言論自由。

蔡添強飾演的平民不小心開口說話,結果引來政府派員調查,甚至不小心批判了政府系統,結果當場扣上手銬遭逮捕。雖然蔡添強在這以跳格方式呈獻的短片中沒有一句對白,卻有無助無奈的表情。他在短片中被扣手銬及關在扣留室的情節,充滿聯想。

廖中萊表情豐富有喜感
廖中萊、聶阿茲和再益依布拉欣在各自的短片中演回自己,當中廖中萊表情非常豐富,有充滿喜感的演出。

廖中萊主演的《健保偏見》短片還很配合時事趨勢地提到A(H1N1)型流感課題,展現導演敏感的時事觸覺。戲里一對不速之客在廖中萊面前展現他們的保健大計時,建議衛生部效仿反吸煙運動般,將警告圖像印在每一個角落,譬如嘛嘛檔印上肥胖有害身體,A型流感印上可愛小豬的圖像。

廖中萊和這對活寶從彼此客氣到最後的彼此相罵都充滿喜感,而廖中萊也在過程中拿捏得不錯,多個表情的表現讓觀眾看到不一樣的廖中萊。

Potong Saga
發佈日期:8月17日
導演:何宇恒
演員:黃明志
語言:華語
故事大綱:
回國後無所事事的黃明志收到一張回教銀行的傳單。對回教銀行囊一無所知他問朋友意見,他的“損友”都說回教銀行利息、服務樣樣好,不過申請銀行要“potong”的。
黃明志想到要“potong”,掙扎了很久,尤其看到他媽媽“potong”燒肉的時候,他很痛苦。但是一想到身無分文的他,不能再這樣下去,於是他只有忍痛去“Potong”,做割皮手術。

The Tree
發佈日期:8月21日
導演:阿米爾莫哈末
演員:聶阿茲語言:馬來語
故事大綱:一部紀錄片。聶阿茲以宗教司身份,講解回教教義,深入淺出地講解宗教的善,猶如種了一顆種子,化為一棵樹造福人群的道理。

The Son
發佈日期:8月28日
導演:黃健藝
演員:唐運才(譯音)、再益依布拉欣
語言:廣東話及馬來語
故事大綱:一名華人少年因目睹種族衝突而在父親的陪同下,到警局報到做證人。在路途中,他坦承他其實也很想沖進去打人......

One Future
發佈日期:9月2日
導演:陳翠梅
演員:蔡添強、伊達尼麗娜、張子夫
語言:英語
故事大綱:那是一個看起來美好無缺的未來世界。政府井井有條地打理國家,人民每人可獲得工作,被分配一間屋子。只要根據政府的指示和安排,就能安居樂業。不過,人民不能說話。

有一天,一個平民的家門突然鎖住了,打不開,也不能獲得下一步的指示。他開始感到不安及慌張,於是,他開口了。只是,沒想到,政府將他列為不合作的人民,派人來對付他。

里程表
發佈日期:9月9日
導演:Benji林和巴希爾
演員:凱里、黃明志、謝麗萍、巴基再納
語言:馬來語
故事大綱:凱里飾演一個高談闊論的德士司機,他對國家有許多意見和期望。他很喜歡說話,無論是政治、國家足球、語文等各種課題,他總有他的想法。

這名總是喜歡說個不停的司機在有一天,有一個叫黃明志的彪形大漢上了他的車後......

健保偏見
發佈日期:9月14日
導演:凱里爾巴哈
演員:布蘭特巴拉拉、沙希達雅迪、阿迪依朱安
語言:英語、華語
故事大綱:一對活寶到廖中萊衛生部辦公室推介健康運動,向廖中萊進言如何改善大馬人的種種不良習慣。廖中萊本來對有熱心公民提出建設性建議感到高興,尤其這活寶剛開始還稱贊衛生部推廣的反吸煙運動多麼的成功。

不過,這對活寶越講越起勁,竟然要求人民禁欲?

Aug 17, 2009

LP比尖不辣种子还要大.....

昨天出席了马华领袖汇报会,有记者朋友问为何没有带电脑直接将内容写上部落,曾聒有口难言,只能告诉他汇报会如果不让记者进去就是闭门,一旦闭门就要非常小心汇报内容外泄,可是汇报会结束之前马华总秘书说“希望同志们回去可以传达个区会所有党员以及所有居民,尤其是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和1千万捐款的事情.......”,可能只是让党员优先知道,内容不是保密吧?

晚上看见各晚报头条时感到非常惊讶,为何没有进去聆听的记者更加了解,更加能掌握汇报内容重点和秩序性呈现出来?难道就像最近一个小孩子给曾聒猜的谜语一样:有耳任不见,有目见不清,有日光不足,有月迷蒙愚?

也甭管有没有将内容摘录在部落上,内容已经在各大报章刊登,根据报刊,主要汇报的是党内乱局、党外的纠纷、黑白两道的结合,集资1亿零吉,除了有意开特大,也有意推翻马华,重组新党,若马华不让国阵成立该新党,将有东马党“西渡”.......

在汇报现场最有共鸣的是吉打州蔡同志的表述,他开始就说自己讲话会比较粗俗,请大家见谅,他说:

“在308期间,在亚罗士打群众大会“他们”很敢讲粗,他们讲不可以支持马华,现在要改革了,马华一直以来都不敢讲话的,LP好像CEMPEDAK(尖不辣)种子这样小粒nia.....然而这阵子公正党的人遇到他会说,马华现在不同了,翁诗杰有LP,马华有得救了,现在的马华很敢讲话,连公正党都称赞马华总会会长.......”

坐在曾聒后面的代表一直在笑,偷偷的笑着说,很难想象CEMPEDAK种子有多大,但是肯定现在比较大了.......

以上只是一些现场小小分享,别无他意,请拥爱马华的同志们不要生气。

Aug 16, 2009

输剩一条底裤也要坚持!

翁诗杰上任至今绝对有资格被列入马来西亚纪录大全,夺取“最严重被外势力打压的马华总会长”,传他牵扯的所谓“打压”有来自党内筹集1亿元召开特大绊倒他;党外的商家1千万捐款马华不知所踪和国阵介入党内决策问题。

马华历届总会长个个都算是分量十足,个个都能独当一面,昨天李伟杰发出文告要马华上下齐心合力,站在同一阵线,与马华原本分裂,而现在必须团结的逻辑没有相关;同样的,这声明并没有指马华党员之前没有支持总会长,只是非常时候马华没有内耗的本钱。

支持总会长的角度必须理智,不能盲目跟从或是不讲理,马华同志们必须有心理准备,如果1000万的指责是属于捏造出来的谣言,主要是破坏马华和国阵的声誉和命运,以及严重打击社会正义和人民权益的议题,如果这场战的结果马华会输给捏造的谎言,马华同志们也必须告诉自己,输剩一条底裤都必须坚持。

另一方面,为了证明马华同志不是盲跟,证明真相是有必要在一番调查后才会获取的,那么支持总会长应战是一回事,帮总会长付律师费又是另外一回事;以目前还不知谁是谁非,且尊重司法角度,所有法律责任和费用也应当由总会长承担,一旦证实总会长是清白,他是在卫冕马华、国阵的声誉来应战,那么马华可以在案件结束后的中委会通过及核准,付清所有的费用。

“同志们,今天的马华已经到了生死关头,我们的总会长身中十面埋伏!幕后的黑手之一张庆信诬蔑我党领袖,联合其他势力要我们党吃下PKFZ的弊案,要我们永在华社面前抬不起头!总会长追讨他们亏空的10亿!他们誓要消灭总会长,明天12PM,我们一起来马华总部。同仇敌忾,还我马华尊严!

以上短讯昨天收获,短讯上出现一些问题:

一)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定案,张庆信诬蔑我党领袖,或许太武断;
二)1000万的传言由党内开始流传,而且指的是区会捐款,似乎与PKFZ没有关系;
三)总会长追讨亏空10亿,这只是可能性,反贪污局还在调查;
四)“同仇敌忾”用在国阵内部或许太重。


曾聒愚昧,无法看透是非黑白,可是这事情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定案,也还没有明朗,一旦某人律师团针对这则短讯提出控诉,这无形会让马华挨上闷棍,凡是必须小心,尤其是向来尊重司法,讨厌滥权、滥用私权的马华党员。

Aug 14, 2009

一亿是17辈子部长

马华总会长说,有马华党员在他接任不到一周就看他不顺眼提及搞特大,使用外来势力进行分化、贿赂,而且据他了解,集资数目直到今天已经是一亿马币,足以兴建20间全新华小。

有时就是搞不清这些政治人物(尝试使用政治手段满足自己欲望的叫“政治动物”),为何有了1亿零吉还要搞特大,这笔钱已经足够像曾聒这种普通人过好多辈的人生了,既然有了1亿零吉还不放过老翁,那么必有一些特别考量,试想想:

一)当马华总会即没有工程,又没有官职,用一亿来换取一个马华总会长名誉和权力,值得吗?

二)即使当上总会长有官做,国会议员津贴加上部长薪金,大约5万零吉一个月,要用上2000个月(以马华最多两届部长来算,这数目在某宗教说法,至少17次轮回,每次要投胎成人,还要每次当上部长)才有1亿零吉,用一亿换部长职位,值得吗?


三)使用分化、破坏、造假来夺到马华掌控权,每天被社会指指点点意义大,还是有1亿零吉享受生活好?


四)种种手段破坏马华声誉后,再用1亿来粉刷马华社会形象还有用吗?


五)外势力为何要使用1亿元介入马华内部,难道他们不知道马华不会做官商勾结的事吗?


马华总会长在不平坦的政治跑道走来,已经坦言不要国阵介入马华内部,正如总会长所言,如今马华即将受所谓的“外力”侵犯,这可能包含:黑金、金钱政治、恶势力、黑道、官商勾结、贪污舞弊、制造谣言、人身安全等问题存在,总会长更应该向警方报案,和警方合作,让警方介入调查,提供所有资料来源,揪出这班“家伙”,还马华一个清白,身为党员,曾聒无条件支持到底!

Aug 13, 2009

技术问题

雪州峇眼巴西鱼村一家魚寮在星期二早上发生氨气(阿摩尼亚)泄露事件,夺走6条人命。根据消拯局初步调查,相信是厂家自制的冷藏槽发生技术问题,导致氨气泄露。

当然初步猜测或许成立,可是事关人命,除了技术问题,政府也必须探讨化学物品的使用以及防范措施,至于一些高危险的化学物品,必须严厉管制,不能让不了解其作用和危险性的人使用,最好是有专业人士管理。

虽然使用氨气的危险性本来就存在,可是就是没有发生过外泄令人丧失生命,管方才不知如何管制,也只认为原本的防范措施已经足够,因此掉以轻心。

同样的,武吉公满村民是在2006年10月赫然发现该公司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得政府批准在当地使用有毒化学品山埃(cyanide,也称氰化物)开采金矿,最靠近矿场的民宅距离矿湖不及10公尺,而且离开当地学校也仅300公尺。

没有人知道这“技术问题”会否发生在采金过程,直到一天不小心让危害人体的化学物,如山埃外泄后,管方才恍然大悟认为防范技术还是不足够,到时候再详细做出一份报告交待,证实这种系统有存在问题,被逼暂停使用山埃吗?

采金和使用山埃的方式或许可以以理论来解释和分析,可是就连诸葛亮再世也无法诠释的意外,谁可以做出保证?谁敢承担刑事责任呢?难道伤害人体或脑出人命后才有所动作吗?这个8月21日,金矿以山埃采金的准证将逾期,恳请彭亨州务大臣阿南耶谷基于安全为由,暂不更新准证,不是阻止别人发达,只是待所有的条件谈妥后,方考虑是否有必要批准采金。

拿是马华有一千万!

从昨天林文议的文告开始,大家都在议论,到底马华总会长有没有索拿张庆信的1000万,在一天结束之前,马华总会长说有人在尝试转移揭露巴生自由贸易区的六大弊端,对他刻意抹黑及人格损毁,他将咨询律师对这些毁谤言论的意见。

老翁向来独来独往,做事也不会刻意流任何情面,因此在国阵内外树立政敌也是意料中事,怪就怪在为何者事情是由一名忠于党团的马华领袖揭发,而且揭发后还有一位商政中的巨子出来承认自己曾经捐献马华1千万为各区会活动经费,这事可大可小,一旦报官上庭,任何一方被判罪成,损失的何止千万?这1千万闹剧还有很多剧情没有上演,先别猜测有关结果,总之这事情关乎于马华声誉,党内上下成员的尊严问题,绝对不能不了了之,或是某人退出政坛后就罢休,草草了事,只会让历史判断这闹剧是无中生有,政治变成了娱乐,所谓万人敬仰的国阵领袖们可以同时获取多料影帝。

原本以为过了昨晚要好好思考如何建议党内领袖,如何善用这笔传闻中的捐款,建设党国、惠国惠民,在思想中仿佛出现奢想:

一)设立拉曼大学医学系:
由于马来西亚私人和政府医院医生长期不足,在加上社会上不断出现新病毒,有了1千万拉曼大学就可以设立一所医学院,培训更多的医务人员和医药研究员,为大马的目前和未来训练更多专业医务人士。

二)为自立合作建设学院:
马华自立合作学院已经成立多时,校址一直附属在马华大厦,对于文科、商科和资讯科目而言,不会造成问题,可是近年来马华大力推崇“再闯高教们”、“技术教育文凭”,因此学生必须要拥有很多的实习和教学空间,若有这一千万,大可以向政府申请建筑本身学院,让学子有更好的空间学习。

三)设立党校
有了一千万,便可以设立一所非常全面的党校培训中心,聘请专业的讲师,定时为马华未来领导进行培训,多年以后马华党校的成就绝不会低于马青政说管,培训出来的人才绝对差过其他政党,真正为党未来的基础做好准备。

四)党高层授薪制度:

照张庆信所说,1千万是平均分配给各区会,那么每个区会将获得约5万元的捐款,全国各地的马华区会大小和当地状况不同,均匀的分配引起的问题可能更大于原来的没有捐款,因此建议将这笔钱放在党中央,施行领袖授薪制,从总会长到中委只要没有任何官制或议员身份,都由中央支付月薪5千到4万元,以便更加有效率的领导马华。

可能领袖们没有翻阅记录,马华TITIWANGSA区会早在去年代表大会已经通过议决案,一致认为“领袖可以授薪”;扣除了有官职的领袖,马华中央三机构不到100人需要授薪,如果每个领袖领取的月薪是5千零吉,这一千万至少可以维持2年,这些人两年内专心服务选民,探讨下届大选有利马华的政策,想必下届大选马华将可以夺回更多选区。

五)成立搬迁及建设华校委员会
教育是文化之本,华裔传统中任穷也不能穷教育,如果这一千万存在,马华就可以更有效的协助多间华校迁校,建设国内一些不健全的华校,务必要将华社的理想放在第一,不断地在华裔人口密集的地方增建华小。

六)成立马华“3拼”基金会
马华总会长接任至今,如火如荼的推动“三拼”,猜测很多时候会面对人力物力短缺,有了这笔款项,除了可以全面有效的推动“三拼”外,还可能委派投资顾问团,协助国内非土著商家开拓生意,迈向国际。

想到这,不敢再继续,不然更多的理想和计划没有1千万是不能推动的,希望领导们您们的看法如何,请不要介意,这只是遐想成绩,真实的成绩还要有了1千万再说,可是事先声明,吾党是不取不义之财的。

Aug 12, 2009

张庆信证实捐1千万当马华基金

巴生港口自贸区主要承包商Kuala Dimensi私人有限公司两位主要负责人今日向媒体引爆他们与交通部长翁诗杰的关系,该公司首席执行员张庆信证实,他曾在2008年捐献一千万令吉给现任马华总会长翁诗杰。

分三次交一千万现金予诗杰
也是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张庆信证实,他是在翁诗杰的要求下,在去年以现金方式,分三次把一千万令吉交给翁诗杰。以便“充当马华区会的活动基金”。

张庆信强调,捐钱一事与翁诗杰去年出任交通部长后即开始调查的自贸区风波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是政治贿赂。

张庆信表示,本身并非银行转帐,而是直接从银行提出现款,分成三次交给翁诗杰,因为后者表示需要现金给马华区会。

他说,本身与翁诗杰会面交钱时,有第三者在场可以作证,只是当时候没有其他马华领袖在场。

“他说,这些钱是要给马华所有区会,但是有没有交给区会手上,我就不知道。这个应该由马华的党员去问他。”

“如果这些钱没有到马华区会的手上,那么就是他欺骗我,我一定要还钱给我。”

文章来源:当今大马

连续乘搭飞机5次不还钱,Mana Boleh Tahan......

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一揽子工程承包商Kuala Dimensi私人有限公司的母公司威加雅巴鲁国际有限公司(Wijaya Baru Global Berhad)集团的副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法依沙阿都拉(Faizal Abdullah)证实,交通部长翁诗杰确实曾乘坐该公司旗下飞机五次,而且还拖欠该公司逾10万元费用不还。
翁诗杰(左图)因积极追查自贸区弊案,而与Kuala Dimensi的主要人物张庆信和法依沙杠上,早前他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且以“遭十面埋伏”形容自己的处境。

早前《今日马来西亚》(Malaysia-Today)爆出,翁诗杰曾乘搭威加雅巴鲁的飞机五次,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还因此要翁诗杰交待。【点击:曾搭张庆信私人飞机五次? 林吉祥要翁诗杰交代详情!】

今天法依沙向《独立新闻在线》证实,交通部长兼马华公会总会长翁诗杰今年共乘搭其公司的飞机五次,飞往槟城、关丹、沙巴、古晋和新山,最后一次是在今年4月20日,且完全没有缴付飞行成本费用。
他表示,由于公司的飞机最近刚更新,尚未申请到执照,因此未能向乘客收费赚钱;为此当翁诗杰要求使用飞机时,公司只要求他缴付机仓人员、油钱的飞行成本费用。
他说:“就好像我们把车子借给别人,油钱、司机费用该由他负责。”

第六次要求时借口拒绝
问道该公司是否有向翁诗杰提出付费要求,法依沙(左图)说:“我们有要求,可是他不要还,接连五次不还,我们哪里还可以‘顶’(mana boleh tahan)?”

他指出,在翁诗杰连续乘坐五次飞机没有付费后,当翁再提出要乘搭飞机的要求,他们就以以飞机已有人租借为由,拒绝再为他提供服务。
法依沙告诉《独立新闻在线》,威加雅公司旗下有两架飞机,即一架可承载七人的小型飞机LearJet,以及一架可承载13人的较大型飞机GLF-450,这两款飞机翁诗杰都曾乘搭。

问道翁诗杰是否因公事乘搭该公司飞机到外坡,法依沙说:“我不知道,这你要问他,就算是他要去见他的女朋友,那也是他的事。”



《独立新闻在线》收到两张旅客名单报表(manifest),一张显示翁诗杰与其他三人在2月12日从疏邦乘搭GLF-450型号飞机到新山士乃(右图),另一张显示翁诗杰与另外两人在2月19日乘搭同款飞机,从士乃飞回疏邦。

交通部干预张庆信商业活动?
另外,法依沙也指责翁诗杰有意搞针对。他指出,威加雅有意投资梳邦再也机场经营航空固定营运基地(FBO),可是交通部的秘书竟致电指示后者的管理层,如果张庆信有意投资该公司的业务,他们务必知会他。

法依沙对此感到极度不满,并认为此举已打击了其公司自由进行商业活动的权利。他说:“为什么他要知道?我也是一个马来西亚人!”

他希望,国人能从这事件上认清,究竟翁诗杰在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课题上,是因为真的为了民眾的利益,还是为了本身的个人议程。

《独立新闻在线》致电翁诗杰想要他回应上述指控,可是翁诗杰并没有接听电话。记者也发短讯给他,要他回应指责,可是至截稿为止他并没有回应。

张庆信必须交代

马青中委林文议指互联网上胡乱散播谣言及进行不确实评论以推翻和破坏马华领袖声誉是无中生有之举,曾聒昨夜通宵搜索有关互联网以及部落有关翁诗杰要求张庆信捐1千万给马华的文章,结果是完全没有看见,希望不要把谣言都推向部落客,这样只会让社会对部落客产生坏印象,而且必须了解报案需要证据。

很肯定的是林文议所指的“张庆信捐出一千万给马华”的传言,已经在政界流传甚久,甚至有人更说张庆信在找着汇款记录,可是至今即使是张庆信身边红人也无法证实此事。

这事件犯上了多处逻辑上的错误:

一)为什么马华会要求张庆信捐款?

二)马华凭什么要张庆信捐钱?

三)张庆信为何要捐1千万给马华?

四)总会长兼交通部长明知巴生自由贸易区是问题,为什么还要向所谓问题根源要求捐款或是领取有关捐款?

五)2008年1月,当商业巨子陈志远捐献1千万予华社时,马华光明磊落的出动了3个部长和1个副部长领款,更召开记者会当面感激陈志远,如果传言中的一千万曾经出现过,而且是直接捐献马华,马华不可能完全没有动作。

总会长向来以道德居上,绝不可能会向自己部门正调查着的公司或公司老板索取捐款,况且这时候索取张庆信的捐款对马华而言绝对没有好处,若社会将这捐款和总会长口中的巴生港口“报大数”扯在一起,马华的罪名不是私通就是逼取捐款。

曾聒非常赞同林文议直接向警方报案,除了要揪出谣言的真实,更要还马华一个公道。

同时,也希望涉及谣言的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拿督斯里翁诗杰以及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拿督斯里张庆信当面回应有关谣言的真实性,坦然的给社会一个交代。

馬青促停止造謠‧不容破壞馬華名譽

(吉打‧亞羅士打)馬青中委林文議指出,他不能允許任何人以各手段破壞或侮蔑的馬華名譽,尤其是最近一些人蓄意扭曲事實,藉此打擊和破壞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的聲譽。

林文議今日(週二,8月11日)下午發文告說,一些人士在部落格或互聯網胡亂散播謠言及進行不確實的評論,以達到推翻和破壞馬華領袖聲譽的目的。

“更誇張的是竟然有謠言指巴生自貿區的主要承包商拿督斯里張慶信,於2008年在翁詩傑的要求下捐了1000萬令吉給馬華。”

也是馬青亞羅士打區團團長的他說,他本身不相信翁詩傑會向張慶信要求捐款。

“況且眾所週知,翁詩傑在去年得知自貿區在發展期間涉嫌濫權和管理不當,堅持要求進行獨立審查。”

林文議要求張慶信向各界澄清以上的謠言,因為上述謠言對馬華與總會長的聲譽皆產生極嚴重的負面影響,同時逐漸摧毀馬華和總會長過去所有的努力。

他也勸告那些散播謠言者馬上停止這樣的舉動,否則他將向警方投報。


光明日報‧2009.08.11

郑全行:贱举有理

马来西亚的国教乃伊斯兰教是不争的事实,所谓的国教有很多不同版本的诠释,最为中肯和贴切的形容是,任何场合的礼节和官方宗教仪式以回教为准,即使被政治人物故意宣布为回教国,大马依然还是宗教自由的国家。


郑全行的出现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他是从原本的宗教(或没有任何信仰)皈依回教,因此才会失去本身的原名,曾聒从来不反对任何人皈依回教,就像之前所写的 OCBCOrang Cina Bukan Cina)的文章中所指的,宗教是一种信仰,不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迷信字眼,也不完全是传统或文化。

任何宗教并没有指示信徒皈依后脱离所有的血缘关系,忘记本身的文化根本,有如农历新年、中秋、冬至、端午与宗教无关,宗教中的思想精华是在追求某种精神性的东西,而不是着重于某种现实性的需要,也没有种族异样之别。

有些人会因为缘份(结婚、相信)、追求人生价值和意义、探索心灵慰藉、基于原有的信念和疑惑,触摸宗教;也有一些皈依宗教是因生存中的苦难或不幸要在现实中寻求解脱,很少有人去追寻精神家园,更少有人达到世界观、人生观的层次。
(注:曾聒并没有提及皈依为了升官发财。)

郑全行的文章中看得出,他不仅把宗教的理念和教义化为自己的思想观念,而且对其他宗教和多元社会的形态有所不认同,或许伊斯兰教深刻地影响着他们的价值观念和行为模式,信教后,他有了新的最高人生目标,他在很大程度上摆脱和缺乏了现实社会中多数人的看法和见解。

相信任何宗教都一样,一旦没有自律来严格要求自己,便会失去伦理、道德、善念和理智,而过分倚重教义,在人生观上产生了模糊焦点的思想论述,对世俗之事漠不关心,把社会进步的希望寄托于宗教的传播,对社会问题的看法片面、简单,甚至视而不见。

郑全行是少数的OCBC,他完全将自己从华人族群中抽离,首先他必须先自我催眠、再自我麻醉、最后要自我封闭和忍受外界的辱骂,从心理角度来看,他花了很大功夫和时间,而且如果在过程中有任何失误,造成的将会是神经错乱,阶段性失去理智。

当然,他所提出的意见与一个马来西亚概念完全对立,而且已经复杂化、种族化现实情况,让群众对宗教和种族问题产生紧张、敏感、顾虑、抗拒;虽然马来西 亚是个言论自由,宗教自由的国家,但是他身为某大学讲师,必须具有高度警觉,不能掩耳盗铃,文过饰非,这其实已严重违背了道德育人的目标,也是思想上的愚 昧,还好赛哈密已经卸任,不然内安法令绝对有能力辩证是非。

郑全行的贱举已经声明不是任何人当枪手,那难免会让旁观者认为是借用廉价宣传,提高知名度,为往后的理想铺路,或尝试突出本身,引起有关单位关注,可以尽快升职加薪,所以对他而言绝对是贱举有理

Aug 10, 2009

可耻的政府官员!

今天交通部巴生港口自贸区特别专案小组,经过近两个月的调查后,公布自贸区主要承包商Kuala Dimensi私人有限公司(KDSB)在计划中的六大领域,涉嫌向政府违法支领5至10亿令吉的公款,即俗称的“报大数”。

以下是专案小组发现的自贸区计划六大领域弊端:

(1)在自贸区发展合约下,Kuala Dimensi公司可能严重地非法索款,尤其是总值5580万令吉的33kv系统电器基建,以及总值8300万令吉的33kv系统电源管理基建。这两项基建根本就未曾装上,因为国能公司已经拒绝由KDSB承担33kv系统的工程。

(2)KDSB在索讨2亿3100万令吉的初期欠款时,并没有附上任何文件来证明。此外,KDSB也索领不属他们的欠款,如总值500万令吉的履约保函(performance bond)及保险费用。


(3)KDSB以额外工程费用及新增工程费用为由,索领6200万令吉,但却被指毫无根据。


(4)KDSB在自贸区的酒店工程中也超额索款,虽然稽查员估价只有4470万令吉,惟该公司却索款6960万令吉。


(5)KDSB在《发展合约(三)》下,该公司只能索取实际的专业收费及开销。不过,该公司却没呈交高达1亿2160万令吉索款的单据和支款单。此外,该公司的索款也比起计划本身的价值来得更高。


(6)KDSB可能无权根据《发展合约(三)》,索取2亿5490万令吉的额外款项,因为该工程隶属于《土地合约(一)》的范畴下,而不属于《发展合约(三)》。

在专案小组调查后发现以上弊端,因此初步估计两者的估价差别将不止是9300万令吉,但所谓的两者是指港务局之前所委派的估计师和专案小组之间,还是在指KDSB所索讨的数额和专案小组所估计的不符呢?

如果是两个政府委派的估价单位有着差距,那么要检讨的是谁呢?如果是商家提出的数额与目前估计有出入,只能说这已经不是国阵政府的新闻了,如果还记得,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曾经也有一名政府高官揭发教育部“三万变三千”的丑闻最后又能怎样?是否有人报警?是否有人被控?是否有公布任何评估报告?

工程前
据了解,任何政府工程开始之前,政府必定会委任估价师和部门内的工程师进行资料收集,包括设计、使用的材料、材料的价格,以确保所有进行的工程没有任何“报大数”和“偷工减料”的状况发生。

工程后
在工程进行中和完成后,有关部门、工程部、地方政府部、国能、消防局等必须派出检查员到现场进行地毯式检查,确保所有的工程是符合申请规格,最重要的是在工程没有完成之前不可签下任何工程完成检查报告。

检查报告的重要性

所有检查单位必须根据合约和所批准的条规严查,若工程不符合所规定,负者官员必须要求发展商对工程做出更改,直到100%符合合约及规格为止;同时在这份检查报告没有真正完成,或总结呈交部门之前,有关部门财务处是不可以进行任何付款动作,即使有人担保或者是发展商索讨工程费。 若专案小组针对第之前六项弊端提出报警,怪不能只是怪商家“报大数”,还有整个过程参与的所有官员,所有主管,牵涉的政府部门何止1个?

再从两个点来看,一是钱已经付出,二是钱还没有付出,如果这钱已经付给发展商那么最大问题应该是在部们官员,既让发展商“
报大数”、没有真正进行检查和没有详细索讨资料的情况下发出款项;但是如果款项还没有发出,不是应该再讨价还价,反而报案有用吗?

记得小时候曾母叫曾聒到杂货店买鸡蛋,曾聒吃蛋不知蛋价,一味认为曾母要蛋,用了超贵价钱买蛋,惹母亲生气了,曾聒一直向母亲解释不该是自己的错,错就错在杂货店老板卖贵,母亲送了一鞭,然后说,“
人家卖贵,你一定要买吗?既然你愿意买,那错不在别人!”。

以曾母的逻辑,千错万错官员是罪魁祸首,交通部此时更应该向反贪局举报官员们,若这些官员果真有收俸禄以外的好处,绝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不然造成可能是更多的“大白象”,用“可耻”来形容涉及舞弊的政府官员,还算是便宜他们!

Aug 9, 2009

部长真行!

最近比较忙,就连看报纸的时间都没有,成为了俗称的“井底之蛙”,连新闻部所发表要过滤互联网的声明都懒得回应,这是莱士上任新闻部长以来N次向社会发表如此声明,这声明让网民感到不解,这科技发达年代,一个民主国家为何动作类似共产党思想。

部长的最后说这是为了“在虚拟的世界中保护儿童”,反对声浪证明了马来西亚有能力组织家庭的家长们,是有能力不需要通过任何软件来保护儿童被资讯荼害,只怕资讯被可以封锁的图害,相反的已经有意无意暴露马来西亚当前的政治人物对本身管理的国民没有信心。

只可惜,这过滤软件计划,在政府还没有真正探讨就胎死腹中,被首相以“引起人民不满和无意仿效中国”挽拒,不然可能一夜之间多了数位巫统百万富翁,

试想这软件的监督和安装必须要由一些专业的软件公司或刚成立自称“专业”的软件公司承包,就算软件不用钱,政府也要在未来的财政预算案中拨出不少钱。

最坏的打算,网民需要用金钱来购买这软件,同时软件需要每年更新执照,这法令实行后,这行生意无形中会是一门只要努力一个月就可以上市的公司。

当然这一切只是武断的猜测,部长们个个都是国家领导精挑细选的人才,除了认真做事,也精通多种语言,出自他们口中的语言,不但句句富有知识、技巧、深度,而且强调的情感和文化,保持整体上的素养。

报社的编辑们开始要头痛了,往后要遣派记者进行采访,还得经过精挑细选,不通晓马来文的记者最好向副首相申请免费上马来文班,要全面提升马来文听、说、读、写方面的技能,不然引起部长的不满,或许招来的会是阵阵的奚落。

Malaysia's Security Act



Aug 8, 2009

首相夫人为启智献唱实录

曾聒这星期前后出席2次首相夫人为主宾的活动,与首相夫人共渡晚餐最高潮的是等到宵夜时间享用美味晚餐以及听她歌唱。

这并不首相夫人的时间观点问题,也算是人之常情,晚宴若有马来同胞出席,就必须等到他们祈祷后,那就是8时15分后方可以开始,只不过邀请到首相夫人乃非常难得之事,主办单位肯定会安排其他嘉宾与她同台致词。

一般上首相夫人抵达现场时间约9时,来宾们必须要在7时30分到8时间入席,在8时到9时之间并不是白等只是主办单位在等待主宾之余给机会来宾们交流,首相夫人抵达后节目正式开始,为了表示对首相夫人的敬意主办单位也必须要准备双语致词,15分钟马来语致词后在用华语致词,等到开幕人致词后已经是9时30分或10时15分了。

由于酒店的招待工作时间到10时,若要他们加班必须由酒店或主办单位付上加班费,为了省下加班费招待们会用5到10分钟将一道菜端上桌面,所以任何有异族同胞为主宾的宴会,出席者必须在之前吃点东西“打底”,不然挨饿后又要以“火车速度”进餐,对健康未必是件好事。

非常难得的是首相夫人昨天晚上为泗岩沫啟智华小义唱,为华教筹得超过20万的款项,除了和 部长夫人协会(BAKTI)合唱,她也呈献了两首独唱,“我的心里只有你沒有他”及英文歌曲“Some times when we touch”,掀起晚宴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由有曾聒是首次用手机拍摄,不知如何调正,若无法斜看者或许可以将电脑打横放,抱歉!抱歉!



Aug 7, 2009

致林氏父子的短讯

吉兰丹玛力勿莱州议席补选落幕不久,又传来补选的消息,槟城柏玛当巴西州议员莫哈末韩丹心脏病去世后,柏玛当巴西州议席必须举行补选。

柏玛当巴西是一个以马来人为主的半城乡选区,根据去年大选的选民册,马来选民占72%,华人25.7%,印度人1.2%,另0.2%是其他种族。

由于不是人为因素造成悬空,首相纳吉在日前主持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后表示,国阵将在柏玛当巴西补选派人上阵,8月10日之前选举委员会将决定柏玛当巴西补选的提名和投票日期,到时又会看见很多朝野政党会纷纷露脸,帮忙拉票,一旦胜出就有份领功劳,败选页不会成为其他政敌推卸的对象。

同时,补选间除了会派送很多宣传资讯和“糖果”外,还常常会出现很多趣闻及破坏短讯,这次的补选是继玛力勿莱补选后的第一场补选,玛力勿莱补选成绩,国阵只以65票之差败给回教党,这次补选对国阵而言据有非常大的意义,除了跟进308一年后的民意,也同时测探首相上任超过100天所宣布的所谓利国利民的政策是否有共鸣。

可能一些朝野政党已经在部署争和策划取选票方式,今早曾聒收获短讯,也不知是为补选而传,还是真有此事,就转载在这儿,让大家参考,毕竟资讯通的年代,知情权也相等提高:
叫林氏父子别太嚣张,回巫已经暗渡陈沧、豆蔻村、刘天球、雪州禁酒。。都是DAP惹得祸...槟城补选你们未必会赢,也别太天真槟城是你林家的家族企业。

Aug 6, 2009

801抗议ISA游行实录

801抗议ISA游行录影.



您有阳痿吗?

308后国阵成员党和巫统出现少许分歧,一些成员党领袖在308政治海啸后“站不起来”,一些无法找到政治海啸发生的所以然,就将罪名套在巫统身上,指巫统长时间的霸权、太硬以及不断突出种族主义投机方式,让很多非土著国阵成员党在面对问题。

这一年多来,各成员党党员开始埋怨领袖们“硬不起来”,不敢正面回应或对一小撮巫统领袖在报章上的胡言乱语有所动作,只对当权首相满口佳话,选择性对一些课题发言,这并不是投机只是在还没有对策之前选择在政治的生存方式。

等了半世纪,今天终于遇见了救星,前首相敦阿都拉引述科学研究论述指,如果回教徒依照回教教义,认真进行回教祈祷(SOLAT),将有助增强身体机能,甚至能克服困扰男性的阳痿问题,因此揭开了为何有些人一次又一次的硬着来,有些人硬不起来的神秘面纱。

原来祈祷时,肢体移动足以对身体产生良好的疗效,马大研究团队先后针对祈祷姿势对身体部位、心脏、肾病、脑电波、肌肉反应及阳痿进行研究,并发现祈祷姿势能实际并显著改善肾病与阳痿状况。

注:18SX......儿童不宜......政混不宜......

Aug 5, 2009

不处罚马来前锋报才是懦弱

国阵执政半世纪,若只教育到国内马来大报突出种族意识报道,哗众取宠的一再以偏激手法来处理新闻方式,那不是总编辑的错,这是长期以来的《出版法令》的无能,出版法令让这些本着自己是国内大报,本着自己有巫统撑腰,是无忌惮的歪曲事实。

国阵成员党似乎对8月1日的大集会还抱着跟随主子口味,喜欢做歌功颂德的动作,延伸首相发表的立场,不是欢迎就是称赞首相明智,忘了政治背后不是“为别人加分”来维持政治生命,针对8月1日马来前锋报刻意挑拨种族情绪却无动于衷。

这篇题为《马来人别懦弱》(Melayu jangan jadi bacul)的文章是由《马来西亚前锋报》记者诺阿占(Noor Azam)执笔,内容主要是警告马来人,由华印裔主导的民联一旦执政,意味着马来人的政治权力将消失殆尽,如果换成是某中文报由某小记者撰写,隔天各媒体的头条将会是“总编辑被迫离职”或“总编辑停职查办”。

经过多年的政治洗礼,连最固执的小政党都知道“多元宗族,权力分享”的重要性,在308后各政党,包括巫统也开始朝向多元领导的方式前进时,竟出现了老马这老人家的万般阻挠,而且又来了有意无意的和首相唱反调的马来前锋报。

林吉祥形容,这篇文章“毫无羞耻心地大肆高谈令人厌恶的种族主义、仇恨及煽动,完全颠覆破坏首相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口号”或许正确,马来西亚议员和领导人的智慧不断提升,目前只有巫统领袖公开场合批评非土著,其他成员党是不会和没有条件在多元种族课题上添乱。

同时必须很清楚的告诉这些一直将自己藏在冷气房的主导人,若用愚蠢和懦夫来形容的应该只是想讨好某一方,希望借助胡言乱语上位的窝囊,马来西亚历史上只有马来议员亏欠非土著,没有非土著议员亏待马来人。

立国以来,非土著选区拨款向来均匀分配给所有种族国民,从来没有只拨给非土著,相反的有一些巫统议员可能采取的是交待性的拨款给非土著,上任的另一个目的搞不好时为自己建筑一座价值连城的皇宫。

一个马来西亚也是国阵主子的计划,如果像马来前锋报的偏激报道一再出现,不但破坏国内各族和谐,也将不自觉的为国内种族极端主义种下祸根,破坏国阵主子的宏愿,希望有良知的内政部长大发慈悲,惩罚这些制造事端者,没有必要维护别有心计的报界败类,况且内政部这次还不处罚马来前锋报,让前锋报继续逞凶,在人民眼中才是懦弱。

猪八戒成佛的意义

八戒在《西游记》中的角色最为真实,从他的优点和缺点来看,他是《西游记》中最像现实生活中的“凡夫俗子”。

在神话小说中,著者没有刻意神化猪八戒这角色,他具有人性中的七情六欲,而且对女性有着较大的渴望,在《三藏不忘本,四圣试禅心》中,他不但要娶老妇人的三女儿,情急之下连丈母娘也想要,是道德所不能接受的举动;除此,身为猪精的他,也非常贪吃,像似长期处在饥饿状态,慵懒成性。

虽然好色、贪吃和慵懒是猪八戒最大弊病,可是他忠心于唐僧,从来不会为了“色”和“贪吃”而误了大事,也不会为了吃唐僧可以长生不老而起歪念,更值得学习的是,他曾经任职天棚元帅,也不会刻意隐藏及包装自己的短处,有时他也坦然接受别人对他的看法和批评,而且他的贪吃不至于伤害生灵,他没有在取经过程因为饥饿而杀害小动物充饥,他踏实的凭着本身的力气获得食物。

在组织价值观中,猪八戒这角色有胸怀开阔、有容人容事的精神,他不能说不认真,而是他会让配合者充满信心,形成一种人格魅力,不造配合者畏惧。

曾经有人说猪八戒有积极心态,举贤不忌能,甘作陪衬,甘当绿叶,甘为铺路石。取经过程,也表现了高度负责的态度,讲原则、讲真诚、讲风格、讲友谊的一面,无形中会促成吸引、凝聚、团结和带领大家齐心协力实现奋斗的目标。

猪八戒的性格说明了他本身并不坏,这角色最难说服世人的缺点就是他“非常好色”,一见到女性口水就留,这种举动在现实生活中可说是违反了圣贤所教导的“人文道德”。

虽然如此试想想若唐僧不给他机会,不用取经过程来感化他,不用任务减弱他本性中的弱点,没有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和教育,猪八戒会成佛吗?猪八戒会修成正果吗?更自私的想法,如果《西游记》中缺乏猪八戒这角色成事吗?


虽然《西游记》仅仅是个神话,可就这启示,教育了后人,任不贵于无过,而贵于能改过,改过的机会时来自智慧和思想改革,并且神话中从来没有忘记互补的重要性,不忽视大家存在的作用。


注:此篇文章并不是为秋后算账而写,也请不要为某党内讧对号入座!

Aug 4, 2009

一个马来西亚不如联合政府健全

一般民众,特别是知识份子和青年对国阵政府的施政方式已经厌倦,实现两线制的呼声日益高涨,即使一个马来西亚的包装更好,都敌不过一个公平政策和开明的司法机构,尤其是刚结束的废除内安法令聚会。

这聚会很多人认为是民联利用人民向国阵展示力量,希望国阵在这事件中表现不当,如警方无辜捉拿民众、国阵领袖发出非常不理智的批评等,可是认真看待这项集会的原意,并不不是国阵多位领袖所说的,亏损将近2亿元,在户内或在所规定的场合会更恰当。

政治眼中往往看见的是管理上的问题,如何省钱、如何不劳命伤财,可是人民眼中只要不贪污、不舞弊、不徇私、不滥权、不偏差、不黑箱作业、不漠视民意、不无中生有、不哗众取宠、不转移视线,就必须在请愿课题上给予看法和做法。

除了巫统和回教党,无论朝野政党成员都对“回巫会谈”要组织一个联盟政府非常抗拒,所猜测谈判内容不外于官职分配、资源分配等,但在曾聒脑海中所浮现的“联盟政府”却是建立在公平及合理的政治基础上。

理想中的联合政府,除了体现民主,更尊重民意,确认有思想、言论、出版、集会、通讯、人身、宗教自由及和平请愿的自由权,主张没有阶级性,没有所谓的一党独大,在联合政府内没有老大或跟班,人人平等,不断提出公平实施宪政的政见,计划和建设马来亚亚未来更重要。

最重要的是,在联合政府中,各政党不会因为党派不一样,各自猜测对立党派议程背后,自圆其说将一些人民的需求搁置在辩论范围外,使到好的议程无法辩论,不好的政策无法更正,将两线制的公平竞争舞台,化成互相牵制、无法前进瘫痪政府。

若有的比较“理想建设”,“一个马来西亚”绝对没有“一个联合政府”来得更健全,若要走出开明联合政府的第一步,国阵必须坦然接受及辩论,民联所提出一些建设性议案,如内安法令。

Aug 3, 2009

怕雪州警长没有短片,曾聒报案了!

星洲日报晚报第13页,雪兰莪总警长拿督卡立阿布巴卡对于有传言指被打者是赵明福,促请公众贝拷一份短片带到警局报案,让警方进行调查,而且强调只要有人报案,警方就会调查,不然警方不会理会。

由于赵明福事件发生,曾聒担心没有人敢到警局报案,又担心没有尽社会责任会遭天谴,所以漏夜跑到沙登警局对短片做出投报,并且特贝拷一份短片供警方调查,自阿末“华人寄居”大马,马来大专生联盟骂“华人是猪”以来,曾聒可说是警局常客,身为普通公民没想过上报,所以半夜才到警局报案。这事件上,警方必须立即彻查自前夜流传的“赵明福被殴短片”做出调查,并给于公众一个交待。

自前日晚上开始流传,称网上拥有赵明福在盘问过程被殴打的录像,并指很快会被删除,希望尽快上网观看有关短片的短讯,无论有关短片人物会否是赵明福,警方也应给予彻查,并且给于公众一个交待。


曾聒非常尊重警方的专业,可是任何盘问和逼供方式必须以人道、人权为大前提,如果有关短片所录下的属实,警方的一贯盘问手法过程属缺乏人道,有必要立即加以检讨,免得问题层出不穷。


另一方面,短片中出现的盘问嫌犯的严刑拷问非常残酷,与现代文明社会极度不符,更抹黑了马来西亚警方向来良好形象,希望警方可以立即展开调查,透明的将事情真相公开予社会,若发现警方处事有为法定权力,必须立即校正,并严惩犯错者。

Aug 1, 2009

盛传嫌犯被执法人员殴打片段

刚接获嫌犯被打的VIDEO CLIP,有人传是赵明福,发型和裤子(明福的是白色)都不像.可是至少是执法人员过份滥用私权.不妨看看......(转载)http://advocateviews.blogspot.com/



Replace MACC With A Truly Independent One

"We want to establish the truth and nothing but the truth... it is important for us to ensure that public faith and confidence in important institutions."

Such an assertive statement comes from none other than the Prime Minister, Najib Abdul Razak (pic left) on Wednesday while announcing the Cabinet decision to set up a royal commission to look into the Malaysian Anti-Corruption Commission's investigative procedures and to determine if there were any human right violations when the late Teoh Beng Hock was being interrogated.

He also revealed that an inquest will be held to determine Teoh's cause of death.

While such a statement just sounds too good especially coming from someone who till to-date has yet to fully absolve himself of the Altantuya controversy, let’s give him the benefit of doubt that the soon to be set up Royal Commission of Inquiry (RCI) could really achieve what it is intended for, that is to find out Teoh’s cause of death and not just another whitewash, like what happened to the Lingam Tape controversy and the Independent Police Complaints and Misconduct Commission (IPCMC) – which now remained as academic, if not another controversy themselves.

Teoh’s untimely and mysterious death has shaken the nation at the same time exposed serious flaws in the investigative procedures of our law enforcement agencies.

Death in custody not only reflects badly on the relevant authorities but also our nation as a whole and this may have a far-reaching impact on our country especially when foreign investors start losing confidence in this country.

I therefore hope the soon to be set up royal commission will compel our law enforcement agencies to review their investigative procedures and to recommend those of international standard, not only to prevent a recurrence but also to safeguard their own reputation.

If Najib Tun Razak and the government is really sincere with his "1Malaysia,People First,Performance Now" motto,he should abolish the MACC and replace it with one appointed by the King and answerable only to Parliament.Presently,MACC is answerable only to the Prime Minister who can always use it against the opposition.

In fact, many countries have audio and visual recordings of all their interviews with the suspects or witness..

It is also worth considering making the pathology department an independent body so as to ensure a more credible investigation and solving of severe crimes involving death, especially those which happened to involved the law enforcement agencies.

I would also like to present to you here a short video clip sent to me by a reader of this blog which exposes the obnoxious treatment of a suspect in custody.

video

或http://www.youtube.com/watch?v=fStiKF_HuVw